阿biu

后妈文2号 02

*略重口慎入

*不喜欢的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看

 

补充一下设定:吸血鬼怕阳光、怕纯银的东西,接触到纯银的东西会话速度、力气和自愈能力都会受到抑制,被纯银的东西贯穿心脏会死掉。Nino是吸血鬼猎人,所以并不怕这些东西。

 

02

 

二宫第二天早上醒来,前一夜的烦躁感已经消除不少。

 

他虽然吸血,但却是按人类的作息生活的,因为他完完全全是人造产物,出生于人类的生物实验室,只是人类为了对抗吸血鬼研制出来的“武器”而已。

 

他们称他为“吸血鬼猎人”,把他安排成普通的派遣执行官,去处理比较凶暴的吸血鬼。知道他真实身份的除了国务卿和几个研究人员,就只有他的搭档兼监督官松本润,当然还有大野。

 

二宫起身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临出门之前还是推开了大野的房门。

 

大野一如既往的睡在沙发上,面对着沙发靠背缩成小小的一团,二宫踩着皮鞋走到近前也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看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想来是自己给自己做了清理。沙发前的地上散落着几片的血锭,盒子也掉在一边,并没有吃多少的样子。

 

二宫弯下腰伸手把大野缩在胸前的小臂扯出来,扒开袖子看了看,手腕还是一片青紫,但碎掉的骨头看起来应该已经长得差不多了。

 

“nino?”

 

大野终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二宫。

 

二宫不明白大野为什么从来都不反抗。

 

他其实并没有限制过大野的自由,大野手上有一个又大又丑的戒指,看起来是个古董,可以让他在阳光下行走,城堡也没有上锁,大野只要趁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离开就可以了,可是二宫每天回来,他都依然呆在那里,要么在画画,要么在捏泥巴,要么在发呆。

 

二宫自认对大野并不温柔,偶尔还会因为心情不好弄伤他,可是大野就是一点想要逃跑的意思都没有。

 

“我问你,你有没有杀过人?”二宫沉声道。

 

“嗯?”大野没太睡醒,“没有吧……”

 

“有还是没有?”二宫加重了力道扯了一下大野的手臂。

 

“嘶……没有。”大野皱起眉头,用另一只手试图掰开二宫抓着他的手指,奈何吸血鬼猎人的力气远胜普通的吸血鬼。

 

“那如果有人类要杀你呢?”二宫冷着脸,并没有放松力气。

 

“我躲开就是了。”大野再自然不过的回答。

 

二宫冷着脸看着大野额头上渗出冷汗,沉默了几秒钟后一言不发地松开了手,转身出了门。

 

没想到后半夜回来的时候大野却不见了。

 

 

 

***

 

这种情况之前只在二宫刚住进大野家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同样是二宫执行完任务回来、大野却不见踪影。二宫在城堡里等了两天,终于等到了钓鱼回来的大野。

 

那次二宫因为饥饿和恼怒,几乎吸光了大野全身的血液,不知弄断了他身上多少根骨头,冷静下来的时候大野已经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之后二宫踩着大野的手掌拔下了那枚让他不畏阳光的戒指,又将一只捕猎吸血鬼使用的银质项圈扣在大野颈上,把他直接丢在那间圆形的房间里锁上门便出门执行积攒下来的任务了。

 

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二宫随手摸到口袋里那枚硬硬的戒指,才突然想起来那个圆形的房间里并没有窗帘。


二宫一瞬间只觉得通体冰凉,想也没想便丢下做到一半的任务,用毕生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古堡。

 

踹开圆形房间的木门,满室温暖的阳光倾泻而出,大野却已不在原地,房间中央只剩一滩刺目的血迹。

 

二宫心脏狂跳,从未觉得如此慌乱,顺着血迹追过去,终于看到角落里的柜子形成的阴影里缩着一团小小的人影,赶紧飞速的脱下风衣盖在大野头上,把人护在怀里。

 

大野意识模糊,脸颊和颈侧的肌肤被散射的日光灼烧得一片通红,薄薄的嘴唇上却是惨白的颜色,身上的伤口还在丝丝的渗着血。

 

二宫把大野抱到地下室,哆哆嗦嗦的掏出大野的戒指戴在他伤痕累累的手指上,掰断他颈上的项圈丢到一边,又把血锭化在清水里一点点喂进大野口中。

 

大野还是没有恢复意识,二宫抱着他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这种不受控制的感情让他不安,但是恐惧感完全压过了那一丝不安,他只想让大野快点醒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二宫感到怀里的人轻轻动了一下,一低头正对上大野的眼睛。

 

“对不起啊……让你害怕了……”大野温和的开口,却先道了歉,“我下回去钓鱼一定记得提前告诉你。”

 

二宫愣住,看洪水猛兽一般看着大野,僵持了半晌,终于还是把大野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去。


从那以后二宫再也没有用任何东西束缚过大野,也没有拿过他的戒指。

 

 

 

***

 

不过这次似乎和上一次不太一样。

 

二宫看着仿佛被飓风洗劫过的室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教义部的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木制的古董家具翻倒在地上,水晶的吊灯碎了一地,甚至连雕花的楼梯扶手都变了形。星星点点的血迹散落在各处,二宫用指尖沾了一点凑到鼻尖闻了一下——是大野的血。

 

流了这么多血想必伤得不轻,那些人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才把人制服。

 

二宫没有理会满地狼藉,径直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果然看到一只盛满血液的高脚杯。想象着大野面对围堵的人群还想着先留点吃的给他,二宫不自觉地勾起唇角,拿出高脚杯一口气喝下去,然后随手把杯子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有胆子抓人,不见得有胆子杀掉。

 

 

 

***

 

二宫只身一人一路闯进教义部,接连放倒几个人后被一个什么队长客气的请进了一个休息室。

 

另一边部长办公室内,松冈皱着眉头看着部下递上来的戒指,一脸便秘。

 

“你说你们抓谁不好,怎么抓了大野家的人过来。抓了大野家的人也就罢了,还刚好是二宫那小子的人。唉……”

 

那部下一听也是欲哭无泪,小心翼翼的辩解道:“有人举报说国务院的派遣执行官私自窝藏吸血鬼我们才……”

 

“还不是哪个人想找国务卿的茬……”松冈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我们教义部是跟国务院不对头,但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唉……去把二宫那小子请过来吧……还好你们没手快真把人给我宰了……”

 

部下哭丧着脸出去了,一会儿二宫踱着步进来。

 

“人在哪里?”二宫懒得废话。

 

“二宫桑,你就这样闯进教义部,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松冈靠在沙发椅里慢条斯理地道。

 

“少废话,你们拿了我的东西我这样已经算客气了,还不赶紧还给我。”

 

“身为派遣执行官,私自窝藏吸血鬼是很严重的罪行。”

 

“我养着玩儿的怎么了?没伤过人,就算是教义部也不能直接捕杀。”

 

“怎么没伤过人啊?”松冈直起身体把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我的那些手下为了把他带回来可是受了不少伤啊。”

 

“你的手下怎么受伤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反正他是不可能伤人的,那些血是谁的找人鉴定一下就知道了。”二宫冷冷的看着松冈,“总之,我的东西还给我,这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

 

“不管怎么说,把吸血鬼当宠物养一定是不合法的。”松冈还想坚持。

 

二宫一只手支在办公桌上,俯身凑近松冈的脸,一字一句压低声线道,“上头那些有怪癖的老家伙有多少养了吸血鬼在家里你不可能没听说过。你要是真想整我就打份报告上去,看国务卿阁下是听你这个对头的还是听我这个业绩第一的部下的。”

 

二宫冷笑了一下,转身面对着房门,“别废话了,赶紧交出来。”

 

松冈叹了一口气,对等在门口的部下挥了挥手,让他带二宫去见大野。




————————————————————————————

不打tag啦,能看到的都是有缘的小天使~

求留言说说话~~~

>3<


评论(1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