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10

10


标记完成。


——————————————————————————————


废柴如我,没车也能标记,是不是很厉害=_=


大嘎跟我说说话>3<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9

老福特真是让我理解不能


——————————————————————————————

 

没有构思好硬写的结果就是非常不好看T^T大量我看文时最讨厌的心理戏

 

下章就是标记了!!!

 

乙呦乙呦!!!

 

大嘎回复回复我嘛>w<


我是不是越写越差劲了……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8

唉,多灾多难的nino……(小大:多灾多难的难道不是我吗???)


08

 

数天后的深夜,沸腾的地下酒吧,二宫坐在吧台边,抿了一下玻璃杯里的液体,对着面前的空气道,“那等你安排好,就来公司报道吧,就用我提供给你的身份,不会有问题的。”

 

过了许久,旁边才传来微弱的“嗯”声。

 

二宫费了很大力气才联系到这个年轻人——偶然在论坛看到他写的一小段代码时,二宫便被这种开创式的语句组合方式所吸引,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正是公司目前的研究最需要的人。然而试图联络时才发现这人有严重的社交障碍和被害妄想——这就是为什么会约在这种地方见面,还搞得跟特务街头一样。


大野坐在二宫另一侧,面前摆着一杯苹果汁。

 

二宫又喝了一口酒,松开了领口的扣子,忽然感觉有些透不过气。

 

“怎么了?不舒服吗?”大野问。

 

“感觉有点透不过气,可能这里太闷了。”

 

大野皱眉,在吧台下轻轻捏住二宫的手腕,手指按在腕脉上停留几秒后,低声道,“你中毒了。”

 

二宫无语的冲天翻了个白眼。

 

“先不要动,对方一定有人在周围。酒可以继续喝,应该没问题。”大野掏出手机,却发现信号被屏蔽了。

 

二宫又翻了个白眼,心说“大哥我都中毒了你还让我喝酒,哪来的心情啊”,却还是乖乖的拿起酒杯又灌了一口下去。

 

大野在自己的手机上设定了一条定时消息,然后身体一歪倒在二宫怀里,把两条手臂挂在二宫脖子上,凑到他耳旁用气声道,“能走吗?能走的话就带我去包房那边的走廊里,随便找个空房间进去。”

 

二宫终于明白大野为什么点的是苹果汁不是橙汁不是西瓜汁。

 

作为一个喝了酒的alpha,这点力气还是有的。二宫伸手环住大野的腰,撑着两个人歪歪扭扭的从座位上起来,半拖半抱着往酒吧深处的包房区走。中途大野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滑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口袋。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走到走廊里时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大野在撑着二宫。

 

“不行了……喘不上气……唔!”二宫说到一半,便被大野堵住了嘴唇。

 

二宫睁大双眼,忽然感觉到空气一口一口的被吹进体内,窒息的感觉随之得到缓解。明白了大野的意图,二宫很是入戏的把大野的窄腰一把勒进怀里,两个人像是吻得忘情的情侣,用紧贴在一起的身体撞开了一个包厢的门挤了进去。

 

把门合上后,大野先把二宫放下靠墙坐着,然后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扫视了一下周围,扭下装饰墙上的一截什么东西,在墙上的插座孔里鼓捣了一阵。一阵细小的电火花后,房间突然陷入黑暗,紧接着房门外响起混乱的尖叫奔走声。

 

二宫浑身无力的靠墙坐着,只感觉耳朵烧的厉害,看着大野镇定如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气了几秒很丢脸的发现耳朵更烫了。

 

虽然大野把整栋楼弄短路只用了十几秒时间,但二宫已经觉得自己要憋死了,很神奇的是竟然没有什么恐惧的感觉。大野靠近过来再次渡了几口气给二宫,把他扶起来,打开门贴着墙在一片漆黑中摸进另外一件包厢。

 

包厢外除了纷乱嘈杂的脚步声,还可以听见其中夹杂着男性的吼声。

 

“快!他们在这边!”

 

“几号!”

 

“刚看他们进了第五个门!”

 

“砰!”

 

“头!不在里面!”

 

“妈的!”

 

“让门口守着的看仔细了!你们!给我一间一间搜!”

 

大野循着记忆中的房间布局,把沙发向外拖了一小段距离,然后把二宫放进沙发与墙壁形成的狭小角落里,俯身渡了几口气给二宫。

 

“待在这里不要动,不要出声。”大野低声嘱咐着。

 

门被一扇扇暴力踹开的声音越来越近,二宫因为无法自主呼吸,连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了点头,又想起来一片漆黑中也不知道大野看不看得到。

 

大野却像是知道他点了头一样,靠过来又嘴对嘴的吹了几口气,道:“数30个数。”

 

二宫感到自己掌心被捏了捏,接着属于大野的气息便猝然离开。

 

房门很快被踹开,全然的黑暗中二宫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肉体碰撞的声音、东西打破的声音、惨叫声、咒骂声。

 

8、9、10……

 

二宫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数到25的时候大野的气息再次靠近,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接着便是空气传入肺部,窒息感被释放的感觉。

 

对方人数众多,却无从防备鬼魅一样狠厉的袭击。

 

“怎么可能!他肯定中毒了!”对方难以置信的大叫。

 

“电什么时候能通!”

 

“已经在弄了!”

 

“一定是那个omega!是那个omega在帮他渡气!”

 

“继续上!给我抓住他!”

 

大野将战局控制在门口附近,远离二宫所在的角落,把对方弄得团团转之后,再在二宫每次数到三十之前悄然过去渡气给他。

 

大野再次靠近时,二宫抬手摸到他身上似乎有液体的凉意,心里一紧下意识的攥住那一角湿润的衣襟。大野要离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轻轻抓住二宫的手腕放了回去,用气声说了一句“不是我的。”才再度离开。

 

当二宫数到第八个30时,房门外的远处传来电器启动的声响,走廊的方向开始有光亮传来,一间间包厢飞速的按顺序亮起来,很快便是他们所在的这一间。

 

二宫突然感到自己被从角落里拖了出来靠在沙发上,紧接着大野的唇便靠了上来。

 

房间内的灯“咔”的一声轻响亮起,所有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停下了动作。黑衣的打手们适应了光线后,便看到二宫靠坐在沙发前,他那个omega则一脸惊恐的张着双臂拦在他身前。

 

“果然是这样!二宫和也,亏你这样还能打这么久!老子佩服!”地上已经躺着七八个人,站着的只剩四五个,一个领头样子的人站了出来,嘲讽的看着被自己的omega护在身后的二宫,“怎么这会儿怂了?打不动了?”

 

二宫只能回以瞪眼。

 

“你……你……你们不要动他!”大野很是弱气的喊了一声,然后赶紧转过去给二宫渡气。

 

“呦~”

 

“嘿嘿嘿~”

 

围了半圈的打手们吹起口哨,“这让我们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二宫总裁。”

 

“宝贝儿我也喘不过气了你也给我渡两口呗!”

 

“我也要哈哈哈……”

 

“好了,”领头人等手下们说的差不多了,指了指大野道,“把他拖开,我要看着二宫总裁慢慢憋死。”

 

打手们自然乐于扮演强抢民女的土匪,满脸笑意的靠近过来。

 

“不要!”大野激烈的挣扎躲避着朝他抓过来的手,紧紧的拽着二宫的衣服不放,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甚至还扇了其中一个打手一巴掌。

 

被omega扇耳光显然是件很不爽的事情,身强体壮的打手脸色一变,直接一巴掌扇回去,把瘦弱的omega扇趴在地上。

 

空气静了一下,有人以为大野已经晕过去了,便去扯他的脚腕,没想到再一次被一脚踢开,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野整个人爬到二宫身上抱住不放。

 

从大野口中渡过来的空气带上了血腥气,二宫想抬起手臂将怀里的身躯推开,却连一根手指都移动不了。

 

对方终于失去了耐心,石头一样的拳脚落在紧紧护住二宫的大野身上。

 

【动手啊!起来打他们啊!】二宫在心里嘶吼,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大野还不肯出手!

 

大野固执的用身体给二宫当着盾牌,拳脚落在肉体上的声音像一声声闷雷在二宫心里炸开。二宫看不到大野的表情,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哪怕大野现在站起来跑掉他都绝对不会怪他,只要他不继续这样保护他。

 

大野像爱情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一次次被拉开,又一次次挣脱回来扑在二宫身上,把空气吹进二宫肺里,两个人嘴唇相接的力道几乎要撞断牙齿。二宫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大野还能坚持多久,他什么都做不到,只有满腔的、绝望的、求大野停下的呼喊——直到他听见中村大吼着带人冲进来的声音。


—————————————————————————————


致,奥斯卡影帝,satoshi。

p.s.朋友们一定猜得到小大为什么不出手的厚!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7

07

 

樱井最终还是把大野送回了二宫家。

 

松本给大野打了很大剂量的止痛剂,才将他的痛感降到最低。又注射了一定量的镇定剂后,大野终于安稳下来,身体不再缩成一团。

 

车子到达二宫家大门口,松本把睡着的大野从房车里抱出来,一路送进卧室安置在床上,又细细的掖好被子。二宫隔着几步的距离站在一旁,在被子盖上前的间隙看到了从大野领口露出来的白色纱布的边缘——距离上次遇袭已经过去了三周,自己脚踝上的口子早已无影无踪,二宫几乎忘了大野身上还带着没有愈合的伤口。

 

樱井说他不能在二宫家停留太久,担心如果被樱井俊知道会为难大野,并嘱咐二宫不要为了大野调整工作日程,“虽然非常感谢二宫桑的体谅,但如果我父亲认为尼桑因为自身原因耽误了雇主的工作,也许会降责于他。尼桑虽然是omega,但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韧,请二宫桑相信他的能力。”

 

二宫低声道,“我知道了。” 

 

松本表示需要留下来一夜观察大野的情况,于是二宫吩咐中村在大野的房间里加了一张躺椅。

 

樱井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再次转身过来看着二宫,欲言又止。

 

有这么不放心吗?二宫心里苦笑。

 

“樱井桑还有什么吩咐吗?”

 

樱井斟酌了一下道,“二宫桑在商场多年想必明白,工作就只是工作,公私不分必然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这么说也许有些失礼,但希望二宫桑不要因为一时的怜悯将自己和尼桑都置于危险的立场之中。”

 

二宫怎么会不明白樱井翔话里的含义。

 

樱井俊老谋深算,花尽心思培养大野不会只是为了赚份保镖钱,如果过程中二宫对大野产生了什么心思,那樱井俊对二宫家就可谓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而二宫信一郎明明知道樱井俊打的算盘,却还是把大野塞到了自己儿子怀里,心思就有些让人猜不透了。

 

二宫送走了樱井,走回客厅把自己埋进沙发的靠垫里,抓起手边的一台游戏机按起来,脸色在屏幕的荧光下显得有些阴沉。

 

樱井说的没错,工作就是工作,而他一向公私分明。他不会因为听到大野悲惨的童年,就像圣母一样对他产生波涛般汹涌的怜爱之情。事实上直到现在颈骨错位的脆响还清晰的印在二宫的脑海里,他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大野可以摆正自己的位置,他自然也可以。更何况他并没有被长辈操控感情的癖好,保持工作关系再好不过。

 

不久二宫手机微震,是来自手下的邮件。

 

之前到家的时候二宫让中村把大野丢在座位下的绑匪的手机送到了公司,交给程序员处理。二宫的公司主营网络科技,手下一批从良的黑客,从一部手机里提取各种信息再简单不过。

 

二宫翻看了一会儿,拨通了相叶雅纪的电话。

 

相叶是二宫的发小,家里世代经营以餐饮、酒店为主的服务业,大大小小的餐厅酒吧KTV、民宿酒店度假村遍布日本乃至全球。因为经营的场所恰好是人们最容易放下防备畅所欲言的地方,相叶家实际上还掌握着日本最大的情报网。

 

“爱拔酱,帮我查个人,应该是化名。”

 

 

 

***

 

第二天一早二宫收到了相叶那边的回复,果然是二宫信一郎的老对头。怂恿一个没什么头脑的alpha去绑架二宫,用一个根本不可能的赎金来威胁二宫信一郎,然后顺理成章地撕票。主使者甚至不需要露面,几个电话即可制造一起悲剧结局的绑架案。

 

二宫从床上爬起来,踱到大野房间门口,想着这种信息还是应该和自己的安保人员沟通一下,却听到了松本略微抬高的声音。

 

“……还有最少两天热潮才会褪下去,你不要跟我说你打算就这么硬挺过去!”

 

接着便是大野软软糯糯的声音,“没事啦,以前都是这样的啊,没关系的。”

 

“以前是因为我和翔桑都不知道!”

 

“这个打太多会影响反射神经,人会变得很迟钝的啊……”

 

“迟钝一点又不会怎么样!我再加十个保镖给他!”

 

“fufufu小润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啦。”

 

“我才没像……你你你!你不要随便自己拔针啊!”

 

二宫怕自己再听下去又会心软得要倒贴上去关心人家,于是清了清嗓子敲响了房门,得到应答后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我查到昨天的绑匪的来历了……”

 

松本最终没有再给大野注射止痛剂,只是在走之前当着二宫的面留下了几支便携式的注射器,嘱咐大野很难受的时候一定要用,不会对神经系统的机能产生太大影响。

 

二宫看到大野在松本走后把那几只注射器放进了床头的抽屉,然后神色如常的换好了衣服和二宫一起下楼吃饭。

 

二宫当天晚上有一个私人派对要参加。入场时牵过大野的手,才发现对方的指尖一片冰凉。

 

派对进行到一半时,二宫终于忍不住把大野推入洗手间的小隔间内,解开大野衬衫的袖口粗暴的推上去,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止痛剂扎进了大野的手臂。

 

“这派对我朋友开的,不会有事的。”二宫有些懊恼自己这种软弱的行为,冷着脸解释了一句。

 

大野垂下眼帘,慢慢放下袖子,扣好袖扣,轻声道:“谢谢。”


又又又又有ks的梗想写T^T

圣魔之血paro?(是这么用吗?

nino——人类培育出来的用来猎杀吸血鬼的、以吸血鬼的血为生的吸血鬼猎人

o酱——因为血液的味道深得nino喜爱、被nino当食物养着的吸血鬼

想写个小短篇,两万字左右?

顺便厚颜无耻的问问大嘎比较想看哪篇的更新(≧∇≦)因为大概这周只能更一篇,然后非常想写这个新梗(/ω\)

月更可耻……没有人理我就删了……

黑钳的配乐实在太太太赞了T^T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6

这段和前文的一个细节有冲突:xgg应该是几年前就回国了而不是刚刚回国,改天把前面改一下,各位多多包涵哈~


另外逻辑狗屁不通之处也需要各位小天使海涵海涵哈~

———————————————————————————————

06

 

“要烟吗?”樱井忽然打破了沉默。

 

二宫接过烟,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

 

樱井给二宫点燃烟卷,给自己也点了一支,深吸一口之后慢慢呼出来,却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

 

二宫在尼古丁的作用下平静下来,犹豫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问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樱井看了他一眼,“你如果只是好奇,或者担心这样的情况再发生一次,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下次不再阻止他打抑制剂,就什么问题都不会有。”顿了一下,樱井又补充道,“实际上,即便刚刚我到之前你们又遇到什么危险,他也仍然能够保证你没事。”

 

“不,我想知道的是他会这样的原因。请务必告诉我。”二宫拿出自己最谦卑的态度恳求。

 

樱井审视了他片刻,又吸了几口烟才缓缓开口,“是个很长的故事,大概要说很久,不过现在刚好也没什么事。呼……其实像尼桑这样的养子,我父亲有几十个……”

 

从三十年前开始,樱井俊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的孤儿院寻找有天赋的孩子,找到后收养到自己名下,在他自己创办的学校里请最好的老师教导。待到孩子的个性慢慢显露,便会根据擅长的方向不同划分到黑白两组进行专门培养——黑组侧重各种专业知识和身体素质的训练,白组则更侧重文学艺术方面的培养。樱井俊眼光精准独到,黑白两组的孩子大多数都分别分化成了alpha或者omega,成人后几乎全部都在社会关键位置为樱井家提供帮助。

 

大野的身体素质极好,综合训练成绩一直在黑组里名列前茅,直到有一次学校的负责人向樱井俊报告时,樱井俊发现大野的名字被从黑组的成绩单里划了出去,细问之下才知道大野竟分化成了omega。

 

大野在格斗练习课上突然进入初潮,而满室的孩子有一大半都已经分化成了alpha,场面当时就失控了。老师得知消息时以为大野必然已在混乱中被直接标记了,没想到到达现场却发现大野摇摇欲坠的被围在教室中央,脚边已然躺着三个被扭断了手臂的孩子。

 

之后学校按一般的处理方式将大野转到白组,和其他分化成omega的孩子一起学习茶道花艺、文学艺术。樱井俊却从这其中看到了不一样的可能性,吩咐负责人在大野完成白组的正常课程之余,把人送到樱井制药旗下的研究所,由他亲自督导进行特殊训练。

 

身为omega,想要在体能和力量上胜过alpha,需要付出超过常人百倍千倍的努力。但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如何应对热潮期以及alpha信息素的影响,尤其是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

 

为此,樱井俊想到一个“绝妙”的训练方法——在大野热潮期期间,给他注射的不再是抑制剂,而是I20。

 

I20是一种樱井制药为军队研发的、用于审讯间谍的神经类药物,会使人产生深度的痛感,却仍能保持清醒。在那样的疼痛中,即便发情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的情欲和快感,自然就不会迷失自我。

 

后来这样的“特殊训练”演化为注射I20后关进充满alpha信息素的密闭空间,最后甚至直接和数名被打了春药的alpha关在一起。

 

大野挺过了地狱般的训练,变得不再受信息素影响,即使处于热潮期,也可以保持清醒并留有六成以上的战斗力。但作为代价,他只要产生任何的生理冲动,都会条件反射的化为痛感——然而这也正是他得以维持自控能力的根本原因……

 

彼时樱井在国外留学,并不知道大野的实际情况,直到几年前他回国为止,大野都是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度过每一个热潮期的,甚至还要拖着本就不适的身体出去执行任务。久而久之,大野的周期变得极度混乱。

 

樱井回国之后很快发现了大野的不对劲,然而樱井俊提及大野时,脸上却满满的都是得意之色,仿佛创造出了什么举世无双的作品。这样的方法显然对于绝大多数omega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整个过程也属机密级别,知道大野的特殊之处的人寥寥无几。这样的omega,可以说真的是独一无二。

 

对于自己的得意之作,樱井俊当然不可能轻易放手,他还在等一个可以发挥大野的真正用途的机会。

 

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樱井开始偷偷替大野注射抑制剂,却发现普通的抑制剂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作用。樱井联系到了同是小时候的玩伴的松本,两个人花了数月时间开发出了专供大野使用的抑制剂,只需在发情期开始的十五分钟之内注射,热潮就会被压制下去。但超过十五分钟的期限,大野便仍会经受由情潮引发的痛感。

 

以樱井翔回到樱井集团工作作为交换,樱井俊同意了让大野使用特殊抑制剂的请求。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野被派到了二宫身边——那个樱井俊一直等待的可以发挥他真正作用的机会。

 

“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樱井弯腰把烟蒂按灭在道边的路石上,然后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我不知道二宫桑为什么要这样为难他,但我想这并不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

 

二宫听樱井讲述的时候一直盯着路面没有说话,连烟头燃尽都没有注意到。末了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手抹了一把脸道,“是我的错。”


———————————————————————————————

有点短嘿嘿,但仍需留言找存在感,谢谢各位看官T^T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希望有人可以留言给我T^T

渡海看到调查报告的时候第一反应是马上去救人,但是佐伯心里早就有数了却故意什么都不做。虽然有把握最后可以把老奶奶救回来,但老奶奶还是经历了很大的痛苦。所以说佐伯看起来心更黑一些……希望一直黑下去不要洗白谢谢

nino除わかな以外全剧最矮,看谁都是上目线但却超级凶(≧∇≦)啊啊啊太戳我萌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