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不是更新哟

看了好多abo的文,一直有点在意一个挺常见的情节,就是好多文里的omega会因为受过很多苦难导致不能怀孕生崽,这其中绝大部分(我看过的是百分之百)最终都治好了,并且成功生下了可爱的崽。


在这个过程中ao之间还有相当大的可能会出现因误会而生的各种刀子,不外乎“我不能给你生孩子,我是残缺的,你大概会讨厌我吧……”和“就算你不能生孩子我还是一样爱你啊!(虽然我很喜欢小孩子)”


我并不讨厌生崽情节,而且夫夫带崽日常也很戳我萌点,因为感觉男生和小孩子相处的氛围特别美好~会有反差萌~


我理解的这类情节会出现的原因大概有:1.为了制造一个矛盾点,ao一起经历过后会对彼此的感情更加确定,2.为了没有遗憾的完美的大圆满结局,3.崽真的很可爱啊T^T,4.主角带崽的时候真的好可爱啊T^T,等等。


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互相尊重才是最好的。



我在意的点在于:写文的大概大多是女生,是不是真的从心里觉得有崽才算圆满……是不是真的觉得不能生育是一种缺陷?


我的话,主角两个人可以长久的(甚至短暂的)在一起就是happy ending了。每当看到历经磨难的坚韧不摧的omega因为不能生育产生自我怀疑的情节都觉得心里好不是滋味啊……


当然如果omega自己特别喜欢宝宝很想生的话就不讨论了,我觉得我想生的话大概会倾尽所有去生。如果是因为觉得不完整的话就……


我不是要进行深刻的思考啊,就是想聊下一点随想?并不是说我对待脆皮鸭文学有多真情实感(≧ω\)


朋友们我们友好地讨论一下~?


不想讨论的话请不要嘲讽愿意认真讨论的我ಠ_ಠ


P.S. 说起来我对“我好爱你所以我要给你生猴子啊啊啊”这个表达也不是很能产生共鸣ಠ_ಠ


又P.S. 我真的逻辑很混乱啊啊啊=_=想了想觉得“omega自己特别想生宝宝”这个应该也属于“作者是否认为不生崽不完整”的范畴。

后妈文2号 03

03

 

二宫跟在那人身后上了楼。

 

和关押普通罪犯的地下室不同,关押吸血鬼的房间一般会置于建筑顶层,方便利用阳光刑讯甚至直接处死吸血鬼。

 

审讯室的门一打开,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二宫微微皱眉。

 

只见大野垂着头跪在房间中央,两只手臂被银色的锁链向两侧吊起,身上的衣服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地上积了一滩猩红的液体,连墙壁都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啧。”二宫心情不佳的抱怨,“你们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啊下手这么重。”

 

领路的人向审讯室里的人打了个眼色,让把人放了。

 

“例行公事而已。”负责审讯的人满不在乎的把鞭子丢到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野手上的锁链。

 

大野失去支点,摇晃了一下勉强用手臂撑住身体才不至于直接趴在地上,虚按着肋下咳了几声。

 

“他的戒指呢?”二宫扫了一眼大野,问道。

 

“在这里。”领路的那个人掏出戒指递给二宫,被二宫一把抢了过去。

 

“走吧。”大野满身的血迹,二宫当然没有要碰他的意思,等他缓了两口气,便不耐烦的转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却没有听见大野跟上来的声音。

 

“走啊!”二宫回过身,看到大野撑了一下地面却没站起来,接着手肘一弯整个人摔在地上,这才注意到大野光着脚,两只脚腕上各有一道深深的伤口。

 

这是那些喜欢折磨猎物的人类惯用的伎俩之一——割断被抓住的吸血鬼的跟腱,再用银线勒进伤口里绞紧——这样一来伤口无法愈合,吸血鬼连站都站不起来,更绝无可能逃走。

 

“啧。”二宫更加不耐,几步走过去,脱下外套随便裹在大野身上,弯腰把人横抱起来,在一片形形色色的目光里大步走了出去。

 

 

***

 

回到古堡,二宫直接把大野丢进浴缸,然后把花洒拽下来打开,让清水冲在大野身上。

 

“咳咳。”大野呛了两下,微微蜷起身体避开直冲而下的水流。

 

二宫沉着脸不发一言,大野因为虚弱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周围只剩水声。

 

二宫冲动之下直接闯进教义部,让这件本可以私下解决的事情变成了半公开的状态,相当于留下了巨大的把柄在教义部手里,完全谈不上是理智之举。可是一想到教义部那些人残忍的手段他便觉得一秒都冷静不下来,那种狂躁到令人发疯的感觉直到见到大野的瞬间才稍稍平息,却在下一秒因为那一身的伤痕再度冲到顶点。

 

他一向冷静自持,非常不喜欢这种情绪不受控制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也许大野对他来说确实不只是食物这么简单,但同时他又生理性的厌恶吸血鬼这种靠吸食人类血液维生的怪物。这种纠缠不清的感情最终必然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

 

大野身上的血污慢慢被水流冲刷干净,露出苍白的肌肤,一道道血痕令人触目惊心。

 

二宫取来一把精钢的匕首,俯身从浴缸里捞起大野的一只脚掌,手心传来柔软的触感。

 

大野知道他要干什么,悄悄抬手抓住了二宫的衣角。

 

二宫将刀尖探入大野脚踝上的伤口,再飞快的向外一挑,挑断了那根深深勒在里面的银线。

 

“唔!”

 

锥心的痛楚从脚腕蔓延开来,大野咬紧牙关没有痛呼出声,只是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布料。

 

二宫又快速的处理好了另外一边,从大野手里抽出自己的衣摆,接着再度打开花洒,冲走血迹。

 

大野身上的伤口终于渐渐的不再流血。二宫找来一条浴袍把大野包起来抱到床上,脱掉了他身上早已湿透的衣服,然后自己也去冲了个澡,回来的时候看到大野缩在浴袍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二宫扯开大野身上的浴袍,看着纵横交错的伤痕皱眉,“怎么愈合的这么慢?”

 

“他们给我注射了硝酸银……”大野回答,“明天就好了。”

 

“无所谓,”二宫把大野的身体翻过来仰躺着,一把拉开大野的腿,“我现在就要干个够,然后喝干你的血,然后就可以把你扔掉了。”

 

大野平静的看着二宫的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二宫毫不留情地顶开大野本已伤痕累累的身体,发泄一般的直冲到底,全部抽出后猛地再次顶到最深处。因为想着是最后一次,就更加没必要顾及身下之人的感受,只要自己爽了就够了,于是狠命地挺动起来。

 

大野随着二宫的动作被动的晃动着身体,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发出轻微的痛吟。

 

二宫来来回回的摆弄着大野的身体,几种姿势轮了个遍,释放了几次过后,终于把大野平躺着放下,坐在大野胯部,俯下身埋在他颈侧嗅了嗅,然后揽着他的后背把他稍稍抱离床面,露出尖牙一口咬了上去。

 

被咬破皮肤的疼痛在此时显得微不足道,大野看着天花板上华美的壁画静静的有些出神。

 

 

 

——“おじさん,你家里棚顶上这些画看起来好值钱的样子。”

 

——“是啊,是很有名的画家画上去的哦。”

 

——“那我们把它抠下来换钱去黑市买新鲜的人血吧?”

 

——“和也,我们不用抠它也有钱的啊,你如果想喝新鲜的人血的话,我可以……”

 

——“唉呀,知道啦知道啦,你可以去买的嘛,你是贵族很有钱的嘛,就算不用钱也有很多人类排着队想让你吸血的嘛……”

 

——“不是的不是的,和也,我没有……”

 

——“はい、はい、我知道的啦,你急什么。我就是逗你玩儿一下……”


 

 

“唔……”二宫吸了没几口,忽然疑惑的支起身子,“你今天血怎么这么咸啊?”

 

“不知道,我没有吃很咸的东西啊?”大野眨了眨眼睛。

 

“算了。”二宫把大野放下,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伸长手臂从床头的柜子里抽出一把手枪,上好膛抵在大野胸口,“再见了吸血鬼先生。”

 

“再见了,”大野温柔的看着二宫,“和也。”

 

大野从来都没有这么叫过他。

 

二宫搭在扳机上的食指微微用力,不知怎的却迟迟扣不下去。

 

僵持了半晌,二宫忽然泄了一口气,把枪随手往地毯上一扔,躺下来把大野揽进怀里,扯过被子盖住两个人的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大野背上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睡吧,不杀你了,”二宫语气里带着一丝轻松,“舍不得。”


——————————————————————————————

难过的时候血是咸的,眼泪的味道。


大嘎多留言哟~po超开心的哟~


如果nino前戏做得足一点,进入的时候动作温柔一点,把O酱哄得舒服一点,然后再轻轻的咬上去……

O酱尝起来就会是甜甜der~


(地铁上突然发出淫邪的笑声……


(大嘎理理我啊理理我啊~说不定我抽抽风思路就来了,能多憋出几百字~


(无耻骗回复⬆️

后妈文2号 02

*略重口慎入

*不喜欢的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看

 

补充一下设定:吸血鬼怕阳光、怕纯银的东西,接触到纯银的东西会话速度、力气和自愈能力都会受到抑制,被纯银的东西贯穿心脏会死掉。Nino是吸血鬼猎人,所以并不怕这些东西。

 

02

 

二宫第二天早上醒来,前一夜的烦躁感已经消除不少。

 

他虽然吸血,但却是按人类的作息生活的,因为他完完全全是人造产物,出生于人类的生物实验室,只是人类为了对抗吸血鬼研制出来的“武器”而已。

 

他们称他为“吸血鬼猎人”,把他安排成普通的派遣执行官,去处理比较凶暴的吸血鬼。知道他真实身份的除了国务卿和几个研究人员,就只有他的搭档兼监督官松本润,当然还有大野。

 

二宫起身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临出门之前还是推开了大野的房门。

 

大野一如既往的睡在沙发上,面对着沙发靠背缩成小小的一团,二宫踩着皮鞋走到近前也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看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想来是自己给自己做了清理。沙发前的地上散落着几片的血锭,盒子也掉在一边,并没有吃多少的样子。

 

二宫弯下腰伸手把大野缩在胸前的小臂扯出来,扒开袖子看了看,手腕还是一片青紫,但碎掉的骨头看起来应该已经长得差不多了。

 

“nino?”

 

大野终于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二宫。

 

二宫不明白大野为什么从来都不反抗。

 

他其实并没有限制过大野的自由,大野手上有一个又大又丑的戒指,看起来是个古董,可以让他在阳光下行走,城堡也没有上锁,大野只要趁他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离开就可以了,可是二宫每天回来,他都依然呆在那里,要么在画画,要么在捏泥巴,要么在发呆。

 

二宫自认对大野并不温柔,偶尔还会因为心情不好弄伤他,可是大野就是一点想要逃跑的意思都没有。

 

“我问你,你有没有杀过人?”二宫沉声道。

 

“嗯?”大野没太睡醒,“没有吧……”

 

“有还是没有?”二宫加重了力道扯了一下大野的手臂。

 

“嘶……没有。”大野皱起眉头,用另一只手试图掰开二宫抓着他的手指,奈何吸血鬼猎人的力气远胜普通的吸血鬼。

 

“那如果有人类要杀你呢?”二宫冷着脸,并没有放松力气。

 

“我躲开就是了。”大野再自然不过的回答。

 

二宫冷着脸看着大野额头上渗出冷汗,沉默了几秒钟后一言不发地松开了手,转身出了门。

 

没想到后半夜回来的时候大野却不见了。

 

 

 

***

 

这种情况之前只在二宫刚住进大野家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同样是二宫执行完任务回来、大野却不见踪影。二宫在城堡里等了两天,终于等到了钓鱼回来的大野。

 

那次二宫因为饥饿和恼怒,几乎吸光了大野全身的血液,不知弄断了他身上多少根骨头,冷静下来的时候大野已经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之后二宫踩着大野的手掌拔下了那枚让他不畏阳光的戒指,又将一只捕猎吸血鬼使用的银质项圈扣在大野颈上,把他直接丢在那间圆形的房间里锁上门便出门执行积攒下来的任务了。

 

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二宫随手摸到口袋里那枚硬硬的戒指,才突然想起来那个圆形的房间里并没有窗帘。


二宫一瞬间只觉得通体冰凉,想也没想便丢下做到一半的任务,用毕生最快的速度返回了古堡。

 

踹开圆形房间的木门,满室温暖的阳光倾泻而出,大野却已不在原地,房间中央只剩一滩刺目的血迹。

 

二宫心脏狂跳,从未觉得如此慌乱,顺着血迹追过去,终于看到角落里的柜子形成的阴影里缩着一团小小的人影,赶紧飞速的脱下风衣盖在大野头上,把人护在怀里。

 

大野意识模糊,脸颊和颈侧的肌肤被散射的日光灼烧得一片通红,薄薄的嘴唇上却是惨白的颜色,身上的伤口还在丝丝的渗着血。

 

二宫把大野抱到地下室,哆哆嗦嗦的掏出大野的戒指戴在他伤痕累累的手指上,掰断他颈上的项圈丢到一边,又把血锭化在清水里一点点喂进大野口中。

 

大野还是没有恢复意识,二宫抱着他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害怕,这种不受控制的感情让他不安,但是恐惧感完全压过了那一丝不安,他只想让大野快点醒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二宫感到怀里的人轻轻动了一下,一低头正对上大野的眼睛。

 

“对不起啊……让你害怕了……”大野温和的开口,却先道了歉,“我下回去钓鱼一定记得提前告诉你。”

 

二宫愣住,看洪水猛兽一般看着大野,僵持了半晌,终于还是把大野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去。


从那以后二宫再也没有用任何东西束缚过大野,也没有拿过他的戒指。

 

 

 

***

 

不过这次似乎和上一次不太一样。

 

二宫看着仿佛被飓风洗劫过的室内,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教义部的人这么快就动手了。

 

木制的古董家具翻倒在地上,水晶的吊灯碎了一地,甚至连雕花的楼梯扶手都变了形。星星点点的血迹散落在各处,二宫用指尖沾了一点凑到鼻尖闻了一下——是大野的血。

 

流了这么多血想必伤得不轻,那些人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才把人制服。

 

二宫没有理会满地狼藉,径直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果然看到一只盛满血液的高脚杯。想象着大野面对围堵的人群还想着先留点吃的给他,二宫不自觉地勾起唇角,拿出高脚杯一口气喝下去,然后随手把杯子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有胆子抓人,不见得有胆子杀掉。

 

 

 

***

 

二宫只身一人一路闯进教义部,接连放倒几个人后被一个什么队长客气的请进了一个休息室。

 

另一边部长办公室内,松冈皱着眉头看着部下递上来的戒指,一脸便秘。

 

“你说你们抓谁不好,怎么抓了大野家的人过来。抓了大野家的人也就罢了,还刚好是二宫那小子的人。唉……”

 

那部下一听也是欲哭无泪,小心翼翼的辩解道:“有人举报说国务院的派遣执行官私自窝藏吸血鬼我们才……”

 

“还不是哪个人想找国务卿的茬……”松冈头疼的捏了捏眉心,“我们教义部是跟国务院不对头,但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唉……去把二宫那小子请过来吧……还好你们没手快真把人给我宰了……”

 

部下哭丧着脸出去了,一会儿二宫踱着步进来。

 

“人在哪里?”二宫懒得废话。

 

“二宫桑,你就这样闯进教义部,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松冈靠在沙发椅里慢条斯理地道。

 

“少废话,你们拿了我的东西我这样已经算客气了,还不赶紧还给我。”

 

“身为派遣执行官,私自窝藏吸血鬼是很严重的罪行。”

 

“我养着玩儿的怎么了?没伤过人,就算是教义部也不能直接捕杀。”

 

“怎么没伤过人啊?”松冈直起身体把手肘支在办公桌上,“我的那些手下为了把他带回来可是受了不少伤啊。”

 

“你的手下怎么受伤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反正他是不可能伤人的,那些血是谁的找人鉴定一下就知道了。”二宫冷冷的看着松冈,“总之,我的东西还给我,这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

 

“不管怎么说,把吸血鬼当宠物养一定是不合法的。”松冈还想坚持。

 

二宫一只手支在办公桌上,俯身凑近松冈的脸,一字一句压低声线道,“上头那些有怪癖的老家伙有多少养了吸血鬼在家里你不可能没听说过。你要是真想整我就打份报告上去,看国务卿阁下是听你这个对头的还是听我这个业绩第一的部下的。”

 

二宫冷笑了一下,转身面对着房门,“别废话了,赶紧交出来。”

 

松冈叹了一口气,对等在门口的部下挥了挥手,让他带二宫去见大野。




————————————————————————————

不打tag啦,能看到的都是有缘的小天使~

求留言说说话~~~

>3<


SK最萌我的地方大概就是

我可以欺负你但是你不能欺负回来>w<


——看各种花絮有感


我要努力从月更变成周更!

求助

我之前把一些我关注的人设成了“不看TA推荐的内容”,后来得知这样设置的话,即使是我关注的人发的东西,只要被那些人推荐了,我就会看不到=_=可是我不记得把哪些人设置成不看推荐了,又不能像黑名单一样查到被我这样设置的人的列表T^T结果错过了好多喜欢的太太的更新,现在好惆怅啊T^T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略重口慎入
*不喜欢千万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看
*假车慎入



就是之前说过的想写的那篇吸血鬼猎人尼x吸血鬼智啦~

套用神作《圣魔之血》的世界观,以及《吸血鬼日记》里吸血鬼带着大宝石戒指就可以不怕阳光的设定~通用设定就是吸血鬼有自愈能力、快速移动能力和力气很大能力啦。


(/ω\)

觉得还不错的话请留下一些文字吧~谢谢~







[ks|sk]非常规关系(abo) 12


 

周六的慈善酒会如期而至,巨大的宴会厅里灯火辉煌。

 

二宫走进会场,远远的便看到大野智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小礼服,和樱井翔并肩站在樱井俊身后。樱井俊正跟另外一个商界大佬聊着什么,大野拿着高脚杯站在一旁,脸上带着二宫从未见过的疏离的微笑。

 

“nino……”相叶在一旁小声叫了一下二宫。

 

二宫回过神来,顺手从托盘里拿了杯酒,和相叶一起走向会场的另一侧。

 

这一周时间二宫想了很多,最终意识到他父亲是正确的——如果想让大野回到自己身边,单纯的做一笔交易是最好的办法。如果掺入过多的感情,只会让樱井俊觉得可以长期的从大野身上挖掘利益。唯有让他认识到二宫对大野的兴趣只是暂时的,甚至只是出于责任和名誉上的考虑,才能杜绝后患。

 

二宫沉住气没有直接冲到樱井俊面前,而是先跟和二宫集团有交集的各界人士打了一圈招呼,也相当于正式的表明了一下他已经开始参与二宫家的生意。

 

在这种场合二宫简直如鱼得水。连珠妙语之下,一个个中老年成功男士被哄得嘴角上扬,对这个二宫家的接班人颇为满意。

 

“真不愧是大叔收割机啊……”相叶叹了一口气。

 

二宫说得口干舌燥,脸都笑酸了,跑到墙边补充水分,听到相叶的揶揄只是面不改色的回敬了一句,“那你就是大妈收割机咯……”

 

“喂……你有没有觉得欧酱今天哪里怪怪的?”相叶压低生意问道。

 

“哪里?”二宫陡然紧张起来,“我没敢一直盯着他那边,你觉得他哪里奇怪?看起来很不舒服吗?”

 

“好像不是不舒服的感觉……”相叶有些不确定地道,“就是看起来有些不在状态,我也说不好。”

 

二宫转过身,一边若无其事的往嘴里倒酒,一边偷偷瞟向大野的方向,看到大野正动作缓慢地把手里的高脚杯往下放,想要放在旁边的餐桌上的样子。紧接着便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杯子错过桌沿,“乒”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玻璃碎裂的脆响使宴会厅蓦然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大野身上,大野却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般呆站着,倒是樱井翔几乎立刻开始向周围道歉,解释着只是手滑了云云。

 

小插曲很快过去,宴会厅再次喧闹起来。

 

几个侍者赶过去清理地面。二宫看到樱井翔轻轻的拉着大野让开几步,然后拿过一块餐巾,蹲下来擦掉了大野皮鞋和裤脚上溅到的酒渍。

 

二宫没有办法再把目光移向别处,攥着酒杯的手指无意识的收紧,几乎要把杯脚掰断——刚刚大野分明是看着餐桌的方向的,却……

 

“nino你也看到了吧,欧酱是怎么了?”相叶忧虑的转过头来,却看到二宫脸色难看的吓人,“nino你没事吧?”

 

“没事……”二宫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换回游刃有余的表情,迈步向樱井俊走去。

 

地面已经清理完毕,樱井俊正跟另外一个人说着话,见二宫过来微笑着示意了一下。

 

“樱井社长、成田社长。”二宫堆着满脸的笑容上前,“久疏问候,真是抱歉。”

 

“二宫君,好久不见,”樱井俊和蔼的笑着回应,“上次见到你,你还是跟在你父亲身后,这次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真是优秀的孩子。”

 

“樱井社长不要笑话我了。”二宫笑着回答。

 

成田见二宫和樱井似乎有话要说,便告辞离开。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二宫仿佛才想起来还有大野这回事一般,略带歉意的道,“哦,关于上周的那件事,真的非常对不起。”

 

二宫说着朝樱井俊躬了躬身。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樱井俊摆了摆手,露出些许遗憾的表情,“小智的工作就是带有这种危险性的。当时的情况下,二宫君那样做也是无奈之举。只是我这段时间正在考虑他之后的去路……”

 

“我正想请求您这件事情,”二宫道,“不知您是否同意把智君嫁给我。这样对我们两家来说都是最好的,我也很喜欢智君的个性。”

 

“哦?你想跟小智结婚?”樱井俊做出颇为意外的样子,看了一眼没什么反应的大野,道,“父辈本不应该干涉子女的婚姻自由,如果你们互相喜欢,这样当然是最好。不过小智是我心爱的孩子,我希望他可以和真正爱护他、愿意为他付出的人结婚,总不能二宫君说了一句喜欢小智,我就同意了。这样我会很不安啊。”

 

“这个我考虑过了,”二宫诚恳地道,“如果您同意这门婚事,我会在婚前转百分之二的股份到智君名下,结婚后再转百分之二。您看,这样足以证明我是真心的了吧?”

 

“百分之四?”樱井俊挑了挑眉,“二宫君现在手上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以为你至少会分一半给小智。”

 

二宫为难的笑了笑,“樱井社长,我也是刚刚才开始参与集团的运营,这手里本来就没多少,实在是……要不这样,智君嫁给我之后,再加百分之一,怎么样?这样智君手里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很多了。我会好好对他的。”

 

二宫和也在钱的问题上十分精打细算这件事樱井俊早有耳闻,更何况大野智并不算非常完美的结婚对象——他到底只是樱井家的养子,而且不是温婉可人的女性omega,嫁给二宫估计也只是名义上的伴侣。二宫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确实已经不算少了,虽然不是最好的价格,但也算一桩不错的买卖。

 

樱井俊似笑非笑的看着二宫,考量着二宫给出的条件。

 

二宫等待着樱井俊的回应,却注意到樱井翔在一旁不停地看表,似乎因为什么事很是焦虑。

 

樱井俊过了许久才慢慢道:“这样也好,年轻人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商量就好,做父亲的就是要个安心而已。”说着转向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的大野,问道:“小智,你愿意和二宫君结婚吗?”

 

大野脸上没什么情绪,垂下眼帘道:“听从父亲安排。”

 

“好,那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年轻人去安排吧。”樱井俊温柔的摸了摸大野的头,然后看了看表,“今天我也很累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樱井俊不想因为提前离场引起太大的注意,便准备直接从地下停车场离开。二宫陪着他们三人坐电梯下到地下,目送他们走向黑色的商务车。

 

离车子只剩几步远的时候,大野突然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

 

“尼桑!”樱井翔站得很近,反应极快的一把抱住了大野的身体。

 

远远看着的二宫只觉得如被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心脏蓦地揪紧。

 

走在前面的樱井俊回过头,看着大野皱了皱眉,然后吩咐樱井翔先把人弄上车。

 

“樱井社长!”二宫快步走近了几步,“樱井社长,智君……可以直接跟我回家吗?”

 

樱井翔闻言张大了眼睛看向二宫,又飞快地转头看向樱井俊。

 

“我是说……反正我们已经要结婚了……住在一起也……”二宫少见的卡了壳,呼了一口气接着道,“我是想说,反正我和智君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几天不见,我还挺想他的。如果樱井社长同意的话,我想今天就接他回家。”

 

这话说得暧昧不清,樱井俊看着二宫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二宫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精虫上脑,“二宫君,如你所见,小智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

 

“百分之六!”二宫突然道,“再加百分之一,拜托了樱井社长,请允许我带走智君。我会带他去看医生的,您放心!”

 

樱井俊想了想,点头同意了,挥挥手示意樱井翔把人交给二宫,“那就拜托二宫君照顾了。”

 

樱井翔横抱着大野走过来,在二宫伸手接过来的时候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带尼桑去找润,越快越好,拜托了!”

 

二宫郑重地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大野的身体,只觉得怀里的人轻到不可思议,竟比上次替他挡子弹的时候还要轻许多。

 

樱井翔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二宫和大野,便随樱井俊上车离开了。

 

“爱拔氏还不快出来开车!”



——————————————————————————————

更新撒花~~~

求留言啦~~~

p.s. 希望没有人真的以为nino是因为抠门才跟xgg爹讨价还价的,阿弥陀佛🙏那我写文的水平真的是很差了

哇超棒超感谢~

喵orz还不成了:

丝网印刷的教程!!


在学校上了两周的选修课,感觉非常有趣,希望感兴趣的人也能尝试。


感觉文字表述是有点复杂的,画了些图 希望不要太无聊


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来问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努力解答的


从未接触过丝网印刷并且准备实际操作的人一定要全部看一遍再开始准备!!!!!!!


成品展示   我之前上课印的一些东西


视频部分(开始印刷时的展示,感觉文字不够详细 加了视频)


占tag不好意思了



【sks】夏疾风pv脑洞一发完无后续~

放学后的教学楼内空无一人。

夕阳斜斜的照进走廊,一个略有些猫背的身影正慢慢的用拖布清理着地面。

保洁员突然停下动作,身后有脚步声渐渐接近。

“大野桑,辛苦啦。”

看清来人是学校的化学老师,大野略微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微笑回应,“二宫桑,辛苦了。”

二宫笑眯眯的走近,指了指大野身后道:“大野桑,那边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大野转身,却什么也没看到。

腰侧突然刺痛,身体随之失去力气。

勉力回身的瞬间,二宫的脸近在咫尺,看着大野,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

“抓到你啦~”

二宫接住大野软倒的身体,半拖半抱地把人带进楼梯间。

大野连一根手指都没法移动,只能靠坐在墙角,任由二宫解开他的衣扣。

制服下劲瘦的腰上缠着绷带,侧面隐隐有血色透出来。

“他们说昨天有人来抢货,但是跑掉了,就是在学校附近追丢的。我一直奇怪一个保洁员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肌肉线条,怎么会连拖个地的动作都这么好看。果然,是你啊~大野……警官~?”

二宫拖长了尾音,洋洋得意的样子。

“你是……”大野看着二宫薄薄的嘴唇和下颌上浅浅的小痣,微微张大了眼睛,“……‘先生’?”

传说大型贩毒组织“青森”的制毒人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猫唇青年,代号“せんせい”,年纪很轻但手法高超,几乎从不露面,没想到竟然会隐藏在一所普通的高中里当化学老师。

二宫对于这个称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嗯,确定是他……你们多久能到?……嗯嗯,我知道了。”

二宫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回白大褂的兜里,蹲下来细细的打量着大野。

“不好意思啦大野警官,谁让你一定要追查呢?”二宫一边说,一遍向大野张开手心。

不算宽大的手心里是一张扑克牌,牌面空白的地方赫然写着:我是被迫的。

大野皱眉,刚想开口,却被二宫用眼神打断。

二宫指了指自己的脚踝,然后轻轻扯起裤脚。

大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一枚纤细的金属环正静静地扣在二宫脚腕上。

“没想到大野警官隐藏的这么深,真是让我们好找。”二宫若无其事的继续说着,手指微动,掌心换成了另一张纸牌——

救我。



———————————————————————————

最后当然是英雄救美顺便端了坏人老巢,然后两个人每天幸福地在学校里腻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