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7

07

 

樱井最终还是把大野送回了二宫家。

 

松本给大野打了很大剂量的止痛剂,才将他的痛感降到最低。又注射了一定量的镇定剂后,大野终于安稳下来,身体不再缩成一团。

 

车子到达二宫家大门口,松本把睡着的大野从房车里抱出来,一路送进卧室安置在床上,又细细的掖好被子。二宫隔着几步的距离站在一旁,在被子盖上前的间隙看到了从大野领口露出来的白色纱布的边缘——距离上次遇袭已经过去了三周,自己脚踝上的口子早已无影无踪,二宫几乎忘了大野身上还带着没有愈合的伤口。

 

樱井说他不能在二宫家停留太久,担心如果被樱井俊知道会为难大野,并嘱咐二宫不要为了大野调整工作日程,“虽然非常感谢二宫桑的体谅,但如果我父亲认为尼桑因为自身原因耽误了雇主的工作,也许会降责于他。尼桑虽然是omega,但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韧,请二宫桑相信他的能力。”

 

二宫低声道,“我知道了。” 

 

松本表示需要留下来一夜观察大野的情况,于是二宫吩咐中村在大野的房间里加了一张躺椅。

 

樱井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再次转身过来看着二宫,欲言又止。

 

有这么不放心吗?二宫心里苦笑。

 

“樱井桑还有什么吩咐吗?”

 

樱井斟酌了一下道,“二宫桑在商场多年想必明白,工作就只是工作,公私不分必然会产生严重的后果。这么说也许有些失礼,但希望二宫桑不要因为一时的怜悯将自己和尼桑都置于危险的立场之中。”

 

二宫怎么会不明白樱井翔话里的含义。

 

樱井俊老谋深算,花尽心思培养大野不会只是为了赚份保镖钱,如果过程中二宫对大野产生了什么心思,那樱井俊对二宫家就可谓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而二宫信一郎明明知道樱井俊打的算盘,却还是把大野塞到了自己儿子怀里,心思就有些让人猜不透了。

 

二宫送走了樱井,走回客厅把自己埋进沙发的靠垫里,抓起手边的一台游戏机按起来,脸色在屏幕的荧光下显得有些阴沉。

 

樱井说的没错,工作就是工作,而他一向公私分明。他不会因为听到大野悲惨的童年,就像圣母一样对他产生波涛般汹涌的怜爱之情。事实上直到现在颈骨错位的脆响还清晰的印在二宫的脑海里,他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大野可以摆正自己的位置,他自然也可以。更何况他并没有被长辈操控感情的癖好,保持工作关系再好不过。

 

不久二宫手机微震,是来自手下的邮件。

 

之前到家的时候二宫让中村把大野丢在座位下的绑匪的手机送到了公司,交给程序员处理。二宫的公司主营网络科技,手下一批从良的黑客,从一部手机里提取各种信息再简单不过。

 

二宫翻看了一会儿,拨通了相叶雅纪的电话。

 

相叶是二宫的发小,家里世代经营以餐饮、酒店为主的服务业,大大小小的餐厅酒吧KTV、民宿酒店度假村遍布日本乃至全球。因为经营的场所恰好是人们最容易放下防备畅所欲言的地方,相叶家实际上还掌握着日本最大的情报网。

 

“爱拔酱,帮我查个人,应该是化名。”

 

 

 

***

 

第二天一早二宫收到了相叶那边的回复,果然是二宫信一郎的老对头。怂恿一个没什么头脑的alpha去绑架二宫,用一个根本不可能的赎金来威胁二宫信一郎,然后顺理成章地撕票。主使者甚至不需要露面,几个电话即可制造一起悲剧结局的绑架案。

 

二宫从床上爬起来,踱到大野房间门口,想着这种信息还是应该和自己的安保人员沟通一下,却听到了松本略微抬高的声音。

 

“……还有最少两天热潮才会褪下去,你不要跟我说你打算就这么硬挺过去!”

 

接着便是大野软软糯糯的声音,“没事啦,以前都是这样的啊,没关系的。”

 

“以前是因为我和翔桑都不知道!”

 

“这个打太多会影响反射神经,人会变得很迟钝的啊……”

 

“迟钝一点又不会怎么样!我再加十个保镖给他!”

 

“fufufu小润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啦。”

 

“我才没像……你你你!你不要随便自己拔针啊!”

 

二宫怕自己再听下去又会心软得要倒贴上去关心人家,于是清了清嗓子敲响了房门,得到应答后推门走了进去。

 

“那个……我查到昨天的绑匪的来历了……”

 

松本最终没有再给大野注射止痛剂,只是在走之前当着二宫的面留下了几支便携式的注射器,嘱咐大野很难受的时候一定要用,不会对神经系统的机能产生太大影响。

 

二宫看到大野在松本走后把那几只注射器放进了床头的抽屉,然后神色如常的换好了衣服和二宫一起下楼吃饭。

 

二宫当天晚上有一个私人派对要参加。入场时牵过大野的手,才发现对方的指尖一片冰凉。

 

派对进行到一半时,二宫终于忍不住把大野推入洗手间的小隔间内,解开大野衬衫的袖口粗暴的推上去,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止痛剂扎进了大野的手臂。

 

“这派对我朋友开的,不会有事的。”二宫有些懊恼自己这种软弱的行为,冷着脸解释了一句。

 

大野垂下眼帘,慢慢放下袖子,扣好袖扣,轻声道:“谢谢。”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