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大宫SK】突然的脑洞,没头没尾!说写就写!

研究员O x 试验体N


梗来自血色星期一2、家庭教师(漫画那个)和暗杀教室卒业编~非常的不原创啊……

 

没写完,后半段还需要考虑一下。

 

0

 

“哎?零号实验室?”大野智惊讶的微微张大了双眼。

 

“没错,调令上面就是这样写的,让你明早八点直接去地下三层报道。喏,上面刚下来的文件,听说零号实验室薪水是研究所平均薪水的五倍,这么突然调你过去,大野你不会是遇到什么贵人了吧?”

 

大野怔怔地看着手里的文件,眼前却浮现出了那个胸牌上写着“樱井翔”的人的笑脸:“说不定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哦。”

 

那个人的胸牌上,标着一个小小的“0”。

 

1

 

大野智走在地下三层的通道里,心里还是很不安——大概因为自己所在的研究室实在是赚不到什么钱,最近几乎每周都会陆续有人被调到其他研究室去,终于还是轮到了他。只不过没想到是最机密的零号实验室,那里不是说只接收顶尖研究员吗?自己只不过是研究所里最无人问津的研究室里、研究最无人问津的方向的、最普通的研究员一枚啊……

 

“就是这里了,”前面负责带他熟悉环境的姓山本的小哥突然停下脚步,“这里就是零号实验室的中央控制室。”说罢刷卡带大野进入三道密封门防护的控制室——可能因为还没到上班时间,控制室里只有一个人在值班。

 

入目是数不清的显示屏和三维立体投影,常年研究转基因夜光鱼的大野险些被扑面而来的高科技感晃瞎双眼。

 

“这边请。”山本引导大野向控制室中央走。大野边走边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控制室是环状的,中央是一圈透明的幕墙,幕墙所围成的空间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圆柱形透明水箱,盛满了蓝色的液体,看起来很像水族馆里的圆柱形鱼缸,只不过里面没有鱼,而是悬浮着什么东西。

 

两个人一起走到玻璃幕墙前,大野才发现悬浮在蓝色的液体里的是什么——

 

是一个人。

 

那个人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样子,穿着柔软的白色上衣和裤子,身体微微蜷缩着悬浮在水箱中央。结构极其复杂的黑色机械面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包括整个下颌,一直延伸到颈后扣住,数条管线从面罩前部伸出来,拧在一起,由水箱顶部一直向上连接固定在房间的天花板上。

 

第一眼望过去,像是从屋顶伸下来一只黑色的巨手紧紧扼住了那个人的下颌——大野在看到他的瞬间只觉得心脏忽然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这就是零号实验室最大的机密了,”山本平板的声音将大野从呆愣中拖回现实,“他本名叫二宫和也,但我们更习惯叫他零号。因为他就是零号实验室存在的原因,零号实验室全部的实验都是在他身上进行的。”

 

人体实验从古至今都不容于世理,难怪零号实验室一直以来这么神秘。

 

“零号体质异于常人,拥有相当于正常人60倍的恢复速度,但是各项身体指标和体内的生理反应与正常人是一样的,所以许多临床试验在他身上进行更便捷,而且结果可靠。”

 

大野听到“便捷”这个词感到有些不舒服,不禁微微皱眉。

 

山本看到大野的表情,忽然冷笑了一下,道:“据说他原本是军队费尽心思制作出来的‘武器’,手上不知道多少人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不听话了,军队又不甘心就这么白费力气,于是就‘借’给我们研究所了。在他身上做的实验,其实有一半是军队那边要求的。”

 

说到这里山本突然闭了嘴,像是提了什么不应该提到的话题,“这个房间是观察室,中间那个水箱因为是圆柱形的,所以我们都叫它‘桶’。你也看到了,观察室是两层通高的,我们现在所在的控制室在第二层的高度上,可以更全面的看到里面的情况,一层是机房、补给室、准备室什么的。桶只能从一层进去,控制室这边是进不去的,其实这么设计更多的是为了防止他进来。你别看他瘦瘦小小的,这两层十五公分厚的亚克力幕墙可都是为了防止他弄出什么状况而准备的。”

 

“组长说你暂时就值班就好,有什么异常直接上报,会立即有人来处理的。”山本拍拍大野的肩膀,“不过一般不会有什么异常的。零号实验室比较特殊,知道内情的人越少越好,整个实验室加起来也就六个人,但是试验项目很多,所以长期人手不足,上头调你来值班也算是节省了我们一部分人力。这段时间多熟悉一下控制室里的这些设备,等熟悉好了再参与实验。”

 

大野点点头,心里却隐隐希望自己永远不用参与实验。

 

两个人正说着,突然一阵水声,大野吓了一跳,然后发现是水箱在放水。

 

“这是治疗液。你看这个,”导游小哥指了一下一块屏幕上的人形的图像,“这个是零号生理状态的实时监测图,蓝色表示正常状态,红色表示破坏状态。你看他现在大多数部位是蓝色的,临床试验要求试验体在正常状态下进行。如果前一天的实验造成的损伤比较严重,需要比较长的恢复时间,就会把零号浸泡在治疗液里,可以加快他的恢复速度,以免影响第二天的实验进度。”

 

蓝色的液体一点点减少,机械臂也随之一点点下降,直到把人平放在桶底的地面上。接着桶内升起一阵强烈的气流,几秒钟之内烘干了零号身上的衣服。

 

“咳咳。”控制室里的扬声器里传来两声轻微的咳嗽声。

 

大野看到零号咳了两下,微微蹙了一下眉,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茶色的瞳仁,在观察室顶棚的照明下浅到几乎透明。

 

大野从未见过那样琉璃一般的瞳色,一时间看得呆住。

 

只见零号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慢慢撑起身体坐起来,靠在透明的桶壁上,机械臂随着他的动作灵活的自动调整着角度。

 

似乎感受到了大野的目光,浅茶色的眼睛忽然扫过大野的方向,若有若无的与大野对视了一下,却并没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

 

大野的心似乎漏跳了一拍,没话找话一般的问了一句:“他脸上那个是……”

 

“那是MASK,用来给他供氧、喂药、喂营养液什么的,不过最主要的用处是防止他咬舌。”正在值班的那个研究员忽然开口回答了大野的问题,接着却说了不相干的话,“我劝你不要对他太上心,他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的,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我们实验室之前有一个人就因为对他太过着迷,没想到竟然……唉,算了,总之你就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我们都是替上面的人工作的,犯不着为了工作丢了性命。”

 

大野片刻前还轻飘飘的心,突然就坠了下去。

 

2

 

他在心里称呼他“二宫”,而不是“零号”,他也不知道这种谁也不会知道的执拗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太软弱了吧,既使是对手上沾满鲜血的人,也无法做到绝对的冷漠。

 

大野主要负责夜里值班,并不参与白天的实验。一个月下来,他很庆幸是这样的安排,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和其他人一样,一脸平静的在二宫身上做这样那样的实验……只是在交接班时看到进入尾声的实验,都会让他感到难以承受。

 

某天他晚上去接班时,二宫的监测图像整个都是红色的。他不知道他们对他做了什么,只是眼睛扫过实验报告时,隐约看到了“人体骨骼强度测试”的字样。

 

同事们只是交代了一下需要放治疗液进桶里就全部下班走人了。大野强作镇定的和同事们道了别,然后就呆呆的站在透明幕墙前,看着背对着自己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二宫,似乎忘了自己的工作。

 

“再不放水,我明早就来不及恢复了哟。”

 

大野被扬声器里突然传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半分钟才反应过来是二宫在说话——桶里为了方便监控连接着高灵敏度的麦克风,尽管嗓音弱到几乎全是气声,二宫的语气却柔和而自然,仿佛相识多年的好朋友提醒他明天还要上班一样。

 

“会被骂的哟。”

 

这是大野第一次听到二宫说话的声音。

 

不管怎么被折腾,大野从来没有见过二宫开口说话,最多只是疼极了时轻微的痛哼。

 

大野愣了一下,找到注入治疗液的按钮,小声说了一句:“失礼了。”然后按了下去。

 

——水声传来之前,大野似乎听到了二宫的轻笑声。

 

3

 

零号实验室的实验员里比较年长的有三位,其中一位五十岁上下的高木博士最近有意无意的总向大野搭话,让大野略微有些苦恼,但作为后辈总不能失礼,只能尽力应对着。

 

晚上高木博士突然说要多留一会儿整理一下实验数据的时候,大野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不便说什么。

 

“智,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高木突然从背后环上大野的腰,语气粘腻得令人作呕。

 

大野迅速挣开了高木的手臂,“高木博士,请不要这样。”

 

高木看着大野,好整以暇地一颗颗解着身上白大褂的扣子,“智,我听说你是你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哦,调到零号实验室,是不是比以前挣得多了许多?如果因为工作不得利而被开除,后果岂不是很严重?”

 

大野智僵住,高木再次凑上来,伸手去解大野白大褂的扣子,“我跟所长是大学同学,每个月都会出去喝酒呢。只是让我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大野又后退了半步,碰到了身后的办公桌,退无可退。高木的手慢慢伸进了他的白大褂,贴着衬衫薄薄的布料在大野背后滑动。

 

大野伸出手想要推开眼前猥琐的男人,却发现肌肉一阵无力,顿时心里一沉,知道一定是哪里被动了手脚。

 

高木抓住大野的手腕,欺身将大野的上半身压在办公桌上,低下头去嗅大野颈窝的味道。

 

大野心里划过一阵绝望,下意识的偏头看向观察室的方向——这样的角度看不到桶底,说明桶底也看不到这边的情况。想到这一点,大野竟感到一丝安慰。

 

二宫这时如果没有睡的话,应该在玩游戏机吧。最初发现研究室竟然会提供游戏机给二宫时大野着实吃了一惊,后来听同事说这是二宫极少数的要求之一,如果不满足就不配合实验,为此还大闹了一场。上头考虑了一番最终同意了这个要求。

 

——还好他看不到……

 

高木伸出舌头舔过大野的颈侧,大野感到一阵反胃,却完全无法做出反抗。

 

要叫吗?大声叫的话,也许会有人注意到这里?可是注意到之后呢?一个是德高望重的元老级科学家,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研究员,结果会怎样显而易见。

 

高木慢慢把大野的衬衫从腰带里抽出来,然后贴着他的腰侧伸手进去。

 

大野闭上双眼。

 

“放开。”

 

扬声器突如其来的传出二宫的声音,大野和高木同时一愣。

 

高木一愣之后,嘲讽的冷笑了一下,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让你放开他。”

 

二宫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令人胆寒的凉意。

 

高木扫了一眼旁边显示屏上的监控画面,看到二宫还好好呆在桶底,便随手关掉了扬声器,低下头继续去解大野的衬衫扣子。


刚解了两颗,观察室的方向突然传来东西碰撞的巨响,整个监控室似乎都跟着振了一下。

 

“搞什么……”高木还没骂到一半,便被接连不断的撞击声打断。

 

“——砰!——砰!——砰!”

 

又是几声巨响,监控室里突然红光闪烁,警报竟然响了起来!尖锐的警报声下,所有的显示屏上都闪动着同一条弹窗——“观察室内壁破坏!”

 

高木终于放开大野,气急败坏的冲到透明幕墙旁,看到桶的侧壁上赫然出现一道裂缝,桶底的二宫对着他扬了扬手里已经敲得变了形的游戏机,眼角尽是得意的神色。

 

警报一响,不出一分钟,就会有人过来。

 

“你竟敢!”高木冲到控制台前,操控桶内的两只机械钳,准确的扣住了二宫的两只手腕,将他整个人狠狠按在地上。

 

门外纷乱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坏我好事,还想再来一次骨强测试吗?”高木扭曲的脸上显出狰狞的笑意,推高了机械钳的压力。

 

“不要!”大野瞬间明白了他要做什么,脱口大喊。

 

“——唔!”

 

伴随着微弱的“喀”声,大野听到扬声器里传来一声短促的痛哼,二宫的实时监控图像上两处腕部随之变成了红色,旁边的小框内滚动出两行小字——“腕骨粉碎性骨折,预计恢复时间:30小时”。

 

控制室的门终于打开,一群人冲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和大野有过一面之缘的樱井翔。

 

“出了什么事?”樱井扫视了一下控制室里的各个屏幕,目光在二宫的监测图上停留了一下,皱眉问道。

 

“哦,零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狂,竟然用手里的游戏机把桶壁砸出了裂痕。”高木从控制台转过身来,已然换回了德高望重的科研工作者模样,“还好我反应快,及时控制住了他。”

 

樱井看了一眼扶着桌沿勉强站住的大野,没有说什么走向了观察室的透明幕墙。

 

高木在樱井翔的背后,警告的看了一眼大野。

 

而大野此时根本没心情考虑高木的事情,由于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无法走到观察室那边,他只能焦急的盯着旁边俯瞰视角的监控屏幕。

 

观察室里此时已经站满了手持重枪械的保卫人员,在桶周围围成一圈,全部的枪口都对准了仍被机械钳扣在桶底的二宫。

 

“有什么事吗?突然发脾气?”樱井打开了观察室里的扬声器,对着麦克平稳而充满耐心的问道。

 

“游戏输了,心情不好。”二宫淡淡道。

 

“原来如此。”樱井并没有表示什么,挥手示意保卫人员撤下去,转身对高木道:“今天多亏了高木博士了。”

 

“我早就说不能给他硬度高的东西,你们非说游戏机没关系。看吧!这个怪物竟然可以用游戏机把十五公分厚的亚克力砸出裂缝。哼!不听老人言!今天如果不是我在!哼!”高木见樱井没有起疑,愈发理直气壮的摆起谱来。

 

“大野君看起来似乎身体不适?我送你去趟医务室吧?”樱井忽然转头关心起一直没有说话的大野来。

 

高木见樱井还是注意到了大野的不对劲,撇了两下嘴安静下来。

 

“我没事……”大野对樱井突然的关心有些不知所措。

 

“还是去看一下吧。”樱井不再理会高木,走到大野身边扶住他的身体,带他离开了控制室。

 

“他……”快要走到门口时,大野还是不放心的回头望了一下观察室的方向。

 

“他不会有事的,”樱井用令人安心的语气道:“等下我安排人临时修补一下观察室的内墙,然后先让他在治疗液里恢复,剩下的明天再处理。”

 

“谢谢你。”大野不由自主地道了谢,走了两步发现似乎不应该替二宫道谢,慌忙补了一句:“谢谢你送我去医务室。”

 

“fufu,不客气。”樱井玩味的笑了一下。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