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后妈文2号 03

03

 

二宫跟在那人身后上了楼。

 

和关押普通罪犯的地下室不同,关押吸血鬼的房间一般会置于建筑顶层,方便利用阳光刑讯甚至直接处死吸血鬼。

 

审讯室的门一打开,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让二宫微微皱眉。

 

只见大野垂着头跪在房间中央,两只手臂被银色的锁链向两侧吊起,身上的衣服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地上积了一滩猩红的液体,连墙壁都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啧。”二宫心情不佳的抱怨,“你们想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啊下手这么重。”

 

领路的人向审讯室里的人打了个眼色,让把人放了。

 

“例行公事而已。”负责审讯的人满不在乎的把鞭子丢到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野手上的锁链。

 

大野失去支点,摇晃了一下勉强用手臂撑住身体才不至于直接趴在地上,虚按着肋下咳了几声。

 

“他的戒指呢?”二宫扫了一眼大野,问道。

 

“在这里。”领路的那个人掏出戒指递给二宫,被二宫一把抢了过去。

 

“走吧。”大野满身的血迹,二宫当然没有要碰他的意思,等他缓了两口气,便不耐烦的转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却没有听见大野跟上来的声音。

 

“走啊!”二宫回过身,看到大野撑了一下地面却没站起来,接着手肘一弯整个人摔在地上,这才注意到大野光着脚,两只脚腕上各有一道深深的伤口。

 

这是那些喜欢折磨猎物的人类惯用的伎俩之一——割断被抓住的吸血鬼的跟腱,再用银线勒进伤口里绞紧——这样一来伤口无法愈合,吸血鬼连站都站不起来,更绝无可能逃走。

 

“啧。”二宫更加不耐,几步走过去,脱下外套随便裹在大野身上,弯腰把人横抱起来,在一片形形色色的目光里大步走了出去。

 

 

***

 

回到古堡,二宫直接把大野丢进浴缸,然后把花洒拽下来打开,让清水冲在大野身上。

 

“咳咳。”大野呛了两下,微微蜷起身体避开直冲而下的水流。

 

二宫沉着脸不发一言,大野因为虚弱也没有说话。一时间周围只剩水声。

 

二宫冲动之下直接闯进教义部,让这件本可以私下解决的事情变成了半公开的状态,相当于留下了巨大的把柄在教义部手里,完全谈不上是理智之举。可是一想到教义部那些人残忍的手段他便觉得一秒都冷静不下来,那种狂躁到令人发疯的感觉直到见到大野的瞬间才稍稍平息,却在下一秒因为那一身的伤痕再度冲到顶点。

 

他一向冷静自持,非常不喜欢这种情绪不受控制的感觉。

 

不得不承认也许大野对他来说确实不只是食物这么简单,但同时他又生理性的厌恶吸血鬼这种靠吸食人类血液维生的怪物。这种纠缠不清的感情最终必然会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

 

大野身上的血污慢慢被水流冲刷干净,露出苍白的肌肤,一道道血痕令人触目惊心。

 

二宫取来一把精钢的匕首,俯身从浴缸里捞起大野的一只脚掌,手心传来柔软的触感。

 

大野知道他要干什么,悄悄抬手抓住了二宫的衣角。

 

二宫将刀尖探入大野脚踝上的伤口,再飞快的向外一挑,挑断了那根深深勒在里面的银线。

 

“唔!”

 

锥心的痛楚从脚腕蔓延开来,大野咬紧牙关没有痛呼出声,只是下意识的攥紧了手中的布料。

 

二宫又快速的处理好了另外一边,从大野手里抽出自己的衣摆,接着再度打开花洒,冲走血迹。

 

大野身上的伤口终于渐渐的不再流血。二宫找来一条浴袍把大野包起来抱到床上,脱掉了他身上早已湿透的衣服,然后自己也去冲了个澡,回来的时候看到大野缩在浴袍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二宫扯开大野身上的浴袍,看着纵横交错的伤痕皱眉,“怎么愈合的这么慢?”

 

“他们给我注射了硝酸银……”大野回答,“明天就好了。”

 

“无所谓,”二宫把大野的身体翻过来仰躺着,一把拉开大野的腿,“我现在就要干个够,然后喝干你的血,然后就可以把你扔掉了。”

 

大野平静的看着二宫的眼睛,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二宫毫不留情地顶开大野本已伤痕累累的身体,发泄一般的直冲到底,全部抽出后猛地再次顶到最深处。因为想着是最后一次,就更加没必要顾及身下之人的感受,只要自己爽了就够了,于是狠命地挺动起来。

 

大野随着二宫的动作被动的晃动着身体,喉咙里断断续续的发出轻微的痛吟。

 

二宫来来回回的摆弄着大野的身体,几种姿势轮了个遍,释放了几次过后,终于把大野平躺着放下,坐在大野胯部,俯下身埋在他颈侧嗅了嗅,然后揽着他的后背把他稍稍抱离床面,露出尖牙一口咬了上去。

 

被咬破皮肤的疼痛在此时显得微不足道,大野看着天花板上华美的壁画静静的有些出神。

 

 

 

——“おじさん,你家里棚顶上这些画看起来好值钱的样子。”

 

——“是啊,是很有名的画家画上去的哦。”

 

——“那我们把它抠下来换钱去黑市买新鲜的人血吧?”

 

——“和也,我们不用抠它也有钱的啊,你如果想喝新鲜的人血的话,我可以……”

 

——“唉呀,知道啦知道啦,你可以去买的嘛,你是贵族很有钱的嘛,就算不用钱也有很多人类排着队想让你吸血的嘛……”

 

——“不是的不是的,和也,我没有……”

 

——“はい、はい、我知道的啦,你急什么。我就是逗你玩儿一下……”


 

 

“唔……”二宫吸了没几口,忽然疑惑的支起身子,“你今天血怎么这么咸啊?”

 

“不知道,我没有吃很咸的东西啊?”大野眨了眨眼睛。

 

“算了。”二宫把大野放下,舔了舔嘴唇上的血迹,伸长手臂从床头的柜子里抽出一把手枪,上好膛抵在大野胸口,“再见了吸血鬼先生。”

 

“再见了,”大野温柔的看着二宫,“和也。”

 

大野从来都没有这么叫过他。

 

二宫搭在扳机上的食指微微用力,不知怎的却迟迟扣不下去。

 

僵持了半晌,二宫忽然泄了一口气,把枪随手往地毯上一扔,躺下来把大野揽进怀里,扯过被子盖住两个人的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大野背上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睡吧,不杀你了,”二宫语气里带着一丝轻松,“舍不得。”


——————————————————————————————

难过的时候血是咸的,眼泪的味道。


大嘎多留言哟~po超开心的哟~


评论(4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