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11

11

 

二宫三天后在医院中醒来,旁边坐着相叶和中村。

 

浑身散了架一样提不起一丝力气,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声音,只好瞪着眼睛看着中村。好在中村跟了他多年,被瞪了半秒便已自动自觉地开始报告。

 

原来距离他被救出来送到医院只过了两天不到。那天樱井翔赶到后试了无数种途径也无法立即打开地下实验室的人防门,最后松本润带人过来用小型炸弹破开一尺厚的水泥门,才把失去意识二宫和大野救了出来——当时实验室里也只剩他们两个还活着了……

 

“大野桑直接被樱井桑带走了,我们急着把少爷您送到医院,两方的人没有什么交流就各自离开了。”中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那天的情况。

 

“大野桑呢?他怎么样了?”二宫模糊的记得自己标记了大野,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问道。

 

“大野桑的情况不太清楚,但昨天我们收到了樱井集团发来的信函……”中村说到这里忽然瞟了一眼相叶。

 

相叶跟中村对视了一下,叹了一口气接口道:“nino你要冷静,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我觉得还是要尽快给你看一下。”

 

中村拿出一张带有樱井集团标志的纸张,举到二宫眼前——信函很短,大体意思就是尽管二宫违反合约和大野发生了关系,但标记大野也是无奈之举,况且二宫被绑架的根本原因是大野与他人之间的恩怨,也算无辜受难。两方相抵,樱井集团不会要求二宫方面的赔偿,但合约是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信中只字未提大野的情况,也没有要求二宫为标记大野负责,只是以公事公办的口气表明了态度,终止了保镖合约。

 

“我要去见他。”二宫挣扎着想要起床,几乎要一头栽下去,被相叶拖抱着按回床上。

 

昏暗的实验室里,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几乎是以最粗暴的方式强上了大野,大野想必伤得很重,再加上那个人的体质……二宫稍作想象就会觉得心脏抽痛。

 

“nino你先不要急,名不正言不顺,我们总不能直接去抢人。”相叶温言,“不如先想办法和翔君联系一下吧。”

 

二宫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沉默着。

 

现在樱井俊应该算是拿到了他想要的筹码,却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出来,像是在打一个胜算极高的赌,赌定二宫会为了大野,主动奉上他想要的东西——但如果二宫不肯就范呢?

 

那封信函看似合理,却丝毫没有顾及一个没有名分便被强行标记的omega的立场。天平的一边摆着二宫愿意出的价钱,另一边则是被樱井俊掐在手里的大野。

 

但二宫知道他愿意付出一切换回大野……

 

病房里静了一会儿,中村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脸色有些难看:“二宫少爷,老爷让您醒来立即去见他。”

 

二宫恢复了一些力气,撑起身体正想换衣服去求见樱井俊,听到中村的话蹙起眉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便听到病房门再次开启——门外站着二宫信一郎的大管家,管家的身后则站着两名高大的黑衣人。

 

“少爷,老爷有请。”

 

 

 

***

二宫家大宅的书房里,二宫信一郎靠在办公桌后的沙发椅中,手里的雪茄静静地飘着白烟,看着坐立不安的二宫和也慢慢问,“身体感觉怎么样?”

 

“感觉还好。”二宫简短地答道。

 

二宫信一郎却看着他没了下文。

 

默了片刻,二宫实在担心大野的情况,顾不上那么多礼节,脱口道:“如果父亲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

 

“你打算拿什么去交换大野智?”

 

二宫的话猝然被打断,看着对面的老人愣住。

 

“我知道你对那孩子是真心的,现在即使要你倾家荡产去换他回来,你大概也不会有半分犹豫。”二宫信一郎语气平静。

 

“是。”二宫和也沉沉道。

 

“可是你现在又有什么呢?” 二宫信一郎吐出一个烟圈,“你的倾家荡产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网络公司,你觉得樱井俊想要的就只是这个吗?”

 

“你手里必然有对方看中的资源,否则不会把辛苦培养出来的孩子送到你身边。你的家族姑且也算你的资源,如果樱井俊想要的是更大的东西,你要把你的家族也双手奉上吗?”

 

二宫和也默默攥起拳头,没有答话。

 

“你是商人,商人最擅长的就是通过谈判达成一致。对方手里有你想要的东西,你手里也要有相当价值的筹码才有资格坐在谈判桌上,否则就只能任人鱼肉。”


“你手上没有足够的筹码,我可以给你,但你也要负得起相应的责任才行。”二宫信一郎顿了一下,“你之前那些过家家的游戏可就没办法再玩下去了。”

 

二宫看着对面苍老却闪着锐利光芒的眼睛,明白了二宫信一郎最初为什么会接受由樱井俊送上来的大野——樱井俊可以用大野牵制二宫,二宫信一郎也一样可以。

 

“我明白了。”二宫低下头。

 

“很好,”二宫信一郎露出满意的笑容,“集团本来就有你3%的股份,我再给你12%,这15%的股份随你处置。但你下周一开始要定期参加股东大会和集团的高层例会,能做到吗?”

 

“能。”二宫咬牙道

 

“下周六晚上有一个慈善晚会,我就不去了,你替我出席一下。”二宫信一郎拿出一个请柬,轻掷在二宫面前,“听说樱井俊会带着他的‘两个’儿子出席。”

 

二宫猛地抬起头看着那份请柬,伸手去拿的时候二宫信一郎却突然伸手压住了另一边。

 

“记住你是商人,谈判才是你的武器。对方要什么就给什么不见得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那个孩子。周六之前好好想想。”

 

二宫深深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沉声道:“是。”

 

即将离开的时候,二宫信一郎突然再次叫住了他,“后天晚上有一批货到港,你跟着后藤去看一下。”

 

二宫开门的动作顿了一下,垂下眼帘转身鞠躬道:“是。”

 

 

 

***

与此同时,樱井制药下属的一家私人医院中,樱井俊站在特护病房的玻璃窗外,看着病床上仍带着氧气面罩的人问道,“他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旁边站着的医生道:“身体伤得比较重,而且被动的发了一次情,损耗很大,所以还没有苏醒的迹象。不过这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下周六有一个慈善酒会,他要随我出席,如果在那之前他还不能下床活动,你们科室所有人就都可以准备转行了。”樱井俊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医生一惊,赶紧躬身答道:“是!”待樱井俊走远,才站直身体,看着躺在玻璃窗内侧的瘦小身影摇了摇头。


——————————————————————————————

我对不起大家啊啊啊啊啊太抱歉了!

接下来会努力更的!

求留言~~~



评论(3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