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8

唉,多灾多难的nino……(小大:多灾多难的难道不是我吗???)


08

 

数天后的深夜,沸腾的地下酒吧,二宫坐在吧台边,抿了一下玻璃杯里的液体,对着面前的空气道,“那等你安排好,就来公司报道吧,就用我提供给你的身份,不会有问题的。”

 

过了许久,旁边才传来微弱的“嗯”声。

 

二宫费了很大力气才联系到这个年轻人——偶然在论坛看到他写的一小段代码时,二宫便被这种开创式的语句组合方式所吸引,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正是公司目前的研究最需要的人。然而试图联络时才发现这人有严重的社交障碍和被害妄想——这就是为什么会约在这种地方见面,还搞得跟特务街头一样。


大野坐在二宫另一侧,面前摆着一杯苹果汁。

 

二宫又喝了一口酒,松开了领口的扣子,忽然感觉有些透不过气。

 

“怎么了?不舒服吗?”大野问。

 

“感觉有点透不过气,可能这里太闷了。”

 

大野皱眉,在吧台下轻轻捏住二宫的手腕,手指按在腕脉上停留几秒后,低声道,“你中毒了。”

 

二宫无语的冲天翻了个白眼。

 

“先不要动,对方一定有人在周围。酒可以继续喝,应该没问题。”大野掏出手机,却发现信号被屏蔽了。

 

二宫又翻了个白眼,心说“大哥我都中毒了你还让我喝酒,哪来的心情啊”,却还是乖乖的拿起酒杯又灌了一口下去。

 

大野在自己的手机上设定了一条定时消息,然后身体一歪倒在二宫怀里,把两条手臂挂在二宫脖子上,凑到他耳旁用气声道,“能走吗?能走的话就带我去包房那边的走廊里,随便找个空房间进去。”

 

二宫终于明白大野为什么点的是苹果汁不是橙汁不是西瓜汁。

 

作为一个喝了酒的alpha,这点力气还是有的。二宫伸手环住大野的腰,撑着两个人歪歪扭扭的从座位上起来,半拖半抱着往酒吧深处的包房区走。中途大野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滑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口袋。

 

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走到走廊里时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大野在撑着二宫。

 

“不行了……喘不上气……唔!”二宫说到一半,便被大野堵住了嘴唇。

 

二宫睁大双眼,忽然感觉到空气一口一口的被吹进体内,窒息的感觉随之得到缓解。明白了大野的意图,二宫很是入戏的把大野的窄腰一把勒进怀里,两个人像是吻得忘情的情侣,用紧贴在一起的身体撞开了一个包厢的门挤了进去。

 

把门合上后,大野先把二宫放下靠墙坐着,然后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扫视了一下周围,扭下装饰墙上的一截什么东西,在墙上的插座孔里鼓捣了一阵。一阵细小的电火花后,房间突然陷入黑暗,紧接着房门外响起混乱的尖叫奔走声。

 

二宫浑身无力的靠墙坐着,只感觉耳朵烧的厉害,看着大野镇定如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气了几秒很丢脸的发现耳朵更烫了。

 

虽然大野把整栋楼弄短路只用了十几秒时间,但二宫已经觉得自己要憋死了,很神奇的是竟然没有什么恐惧的感觉。大野靠近过来再次渡了几口气给二宫,把他扶起来,打开门贴着墙在一片漆黑中摸进另外一件包厢。

 

包厢外除了纷乱嘈杂的脚步声,还可以听见其中夹杂着男性的吼声。

 

“快!他们在这边!”

 

“几号!”

 

“刚看他们进了第五个门!”

 

“砰!”

 

“头!不在里面!”

 

“妈的!”

 

“让门口守着的看仔细了!你们!给我一间一间搜!”

 

大野循着记忆中的房间布局,把沙发向外拖了一小段距离,然后把二宫放进沙发与墙壁形成的狭小角落里,俯身渡了几口气给二宫。

 

“待在这里不要动,不要出声。”大野低声嘱咐着。

 

门被一扇扇暴力踹开的声音越来越近,二宫因为无法自主呼吸,连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了点头,又想起来一片漆黑中也不知道大野看不看得到。

 

大野却像是知道他点了头一样,靠过来又嘴对嘴的吹了几口气,道:“数30个数。”

 

二宫感到自己掌心被捏了捏,接着属于大野的气息便猝然离开。

 

房门很快被踹开,全然的黑暗中二宫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肉体碰撞的声音、东西打破的声音、惨叫声、咒骂声。

 

8、9、10……

 

二宫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数到25的时候大野的气息再次靠近,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接着便是空气传入肺部,窒息感被释放的感觉。

 

对方人数众多,却无从防备鬼魅一样狠厉的袭击。

 

“怎么可能!他肯定中毒了!”对方难以置信的大叫。

 

“电什么时候能通!”

 

“已经在弄了!”

 

“一定是那个omega!是那个omega在帮他渡气!”

 

“继续上!给我抓住他!”

 

大野将战局控制在门口附近,远离二宫所在的角落,把对方弄得团团转之后,再在二宫每次数到三十之前悄然过去渡气给他。

 

大野再次靠近时,二宫抬手摸到他身上似乎有液体的凉意,心里一紧下意识的攥住那一角湿润的衣襟。大野要离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轻轻抓住二宫的手腕放了回去,用气声说了一句“不是我的。”才再度离开。

 

当二宫数到第八个30时,房门外的远处传来电器启动的声响,走廊的方向开始有光亮传来,一间间包厢飞速的按顺序亮起来,很快便是他们所在的这一间。

 

二宫突然感到自己被从角落里拖了出来靠在沙发上,紧接着大野的唇便靠了上来。

 

房间内的灯“咔”的一声轻响亮起,所有人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光线停下了动作。黑衣的打手们适应了光线后,便看到二宫靠坐在沙发前,他那个omega则一脸惊恐的张着双臂拦在他身前。

 

“果然是这样!二宫和也,亏你这样还能打这么久!老子佩服!”地上已经躺着七八个人,站着的只剩四五个,一个领头样子的人站了出来,嘲讽的看着被自己的omega护在身后的二宫,“怎么这会儿怂了?打不动了?”

 

二宫只能回以瞪眼。

 

“你……你……你们不要动他!”大野很是弱气的喊了一声,然后赶紧转过去给二宫渡气。

 

“呦~”

 

“嘿嘿嘿~”

 

围了半圈的打手们吹起口哨,“这让我们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啊,二宫总裁。”

 

“宝贝儿我也喘不过气了你也给我渡两口呗!”

 

“我也要哈哈哈……”

 

“好了,”领头人等手下们说的差不多了,指了指大野道,“把他拖开,我要看着二宫总裁慢慢憋死。”

 

打手们自然乐于扮演强抢民女的土匪,满脸笑意的靠近过来。

 

“不要!”大野激烈的挣扎躲避着朝他抓过来的手,紧紧的拽着二宫的衣服不放,一副誓死不从的模样,甚至还扇了其中一个打手一巴掌。

 

被omega扇耳光显然是件很不爽的事情,身强体壮的打手脸色一变,直接一巴掌扇回去,把瘦弱的omega扇趴在地上。

 

空气静了一下,有人以为大野已经晕过去了,便去扯他的脚腕,没想到再一次被一脚踢开,目瞪口呆的看着大野整个人爬到二宫身上抱住不放。

 

从大野口中渡过来的空气带上了血腥气,二宫想抬起手臂将怀里的身躯推开,却连一根手指都移动不了。

 

对方终于失去了耐心,石头一样的拳脚落在紧紧护住二宫的大野身上。

 

【动手啊!起来打他们啊!】二宫在心里嘶吼,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大野还不肯出手!

 

大野固执的用身体给二宫当着盾牌,拳脚落在肉体上的声音像一声声闷雷在二宫心里炸开。二宫看不到大野的表情,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哪怕大野现在站起来跑掉他都绝对不会怪他,只要他不继续这样保护他。

 

大野像爱情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一次次被拉开,又一次次挣脱回来扑在二宫身上,把空气吹进二宫肺里,两个人嘴唇相接的力道几乎要撞断牙齿。二宫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大野还能坚持多久,他什么都做不到,只有满腔的、绝望的、求大野停下的呼喊——直到他听见中村大吼着带人冲进来的声音。


—————————————————————————————


致,奥斯卡影帝,satoshi。

p.s.朋友们一定猜得到小大为什么不出手的厚!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