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6

这段和前文的一个细节有冲突:xgg应该是几年前就回国了而不是刚刚回国,改天把前面改一下,各位多多包涵哈~


另外逻辑狗屁不通之处也需要各位小天使海涵海涵哈~

———————————————————————————————

06

 

“要烟吗?”樱井忽然打破了沉默。

 

二宫接过烟,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

 

樱井给二宫点燃烟卷,给自己也点了一支,深吸一口之后慢慢呼出来,却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

 

二宫在尼古丁的作用下平静下来,犹豫了几次之后,终于还是问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樱井看了他一眼,“你如果只是好奇,或者担心这样的情况再发生一次,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下次不再阻止他打抑制剂,就什么问题都不会有。”顿了一下,樱井又补充道,“实际上,即便刚刚我到之前你们又遇到什么危险,他也仍然能够保证你没事。”

 

“不,我想知道的是他会这样的原因。请务必告诉我。”二宫拿出自己最谦卑的态度恳求。

 

樱井审视了他片刻,又吸了几口烟才缓缓开口,“是个很长的故事,大概要说很久,不过现在刚好也没什么事。呼……其实像尼桑这样的养子,我父亲有几十个……”

 

从三十年前开始,樱井俊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的孤儿院寻找有天赋的孩子,找到后收养到自己名下,在他自己创办的学校里请最好的老师教导。待到孩子的个性慢慢显露,便会根据擅长的方向不同划分到黑白两组进行专门培养——黑组侧重各种专业知识和身体素质的训练,白组则更侧重文学艺术方面的培养。樱井俊眼光精准独到,黑白两组的孩子大多数都分别分化成了alpha或者omega,成人后几乎全部都在社会关键位置为樱井家提供帮助。

 

大野的身体素质极好,综合训练成绩一直在黑组里名列前茅,直到有一次学校的负责人向樱井俊报告时,樱井俊发现大野的名字被从黑组的成绩单里划了出去,细问之下才知道大野竟分化成了omega。

 

大野在格斗练习课上突然进入初潮,而满室的孩子有一大半都已经分化成了alpha,场面当时就失控了。老师得知消息时以为大野必然已在混乱中被直接标记了,没想到到达现场却发现大野摇摇欲坠的被围在教室中央,脚边已然躺着三个被扭断了手臂的孩子。

 

之后学校按一般的处理方式将大野转到白组,和其他分化成omega的孩子一起学习茶道花艺、文学艺术。樱井俊却从这其中看到了不一样的可能性,吩咐负责人在大野完成白组的正常课程之余,把人送到樱井制药旗下的研究所,由他亲自督导进行特殊训练。

 

身为omega,想要在体能和力量上胜过alpha,需要付出超过常人百倍千倍的努力。但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如何应对热潮期以及alpha信息素的影响,尤其是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

 

为此,樱井俊想到一个“绝妙”的训练方法——在大野热潮期期间,给他注射的不再是抑制剂,而是I20。

 

I20是一种樱井制药为军队研发的、用于审讯间谍的神经类药物,会使人产生深度的痛感,却仍能保持清醒。在那样的疼痛中,即便发情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的情欲和快感,自然就不会迷失自我。

 

后来这样的“特殊训练”演化为注射I20后关进充满alpha信息素的密闭空间,最后甚至直接和数名被打了春药的alpha关在一起。

 

大野挺过了地狱般的训练,变得不再受信息素影响,即使处于热潮期,也可以保持清醒并留有六成以上的战斗力。但作为代价,他只要产生任何的生理冲动,都会条件反射的化为痛感——然而这也正是他得以维持自控能力的根本原因……

 

彼时樱井在国外留学,并不知道大野的实际情况,直到几年前他回国为止,大野都是在没有抑制剂的情况下度过每一个热潮期的,甚至还要拖着本就不适的身体出去执行任务。久而久之,大野的周期变得极度混乱。

 

樱井回国之后很快发现了大野的不对劲,然而樱井俊提及大野时,脸上却满满的都是得意之色,仿佛创造出了什么举世无双的作品。这样的方法显然对于绝大多数omega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整个过程也属机密级别,知道大野的特殊之处的人寥寥无几。这样的omega,可以说真的是独一无二。

 

对于自己的得意之作,樱井俊当然不可能轻易放手,他还在等一个可以发挥大野的真正用途的机会。

 

和父亲大吵一架之后,樱井开始偷偷替大野注射抑制剂,却发现普通的抑制剂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作用。樱井联系到了同是小时候的玩伴的松本,两个人花了数月时间开发出了专供大野使用的抑制剂,只需在发情期开始的十五分钟之内注射,热潮就会被压制下去。但超过十五分钟的期限,大野便仍会经受由情潮引发的痛感。

 

以樱井翔回到樱井集团工作作为交换,樱井俊同意了让大野使用特殊抑制剂的请求。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野被派到了二宫身边——那个樱井俊一直等待的可以发挥他真正作用的机会。

 

“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了,”樱井弯腰把烟蒂按灭在道边的路石上,然后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我不知道二宫桑为什么要这样为难他,但我想这并不在他的工作范围之内。”

 

二宫听樱井讲述的时候一直盯着路面没有说话,连烟头燃尽都没有注意到。末了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手抹了一把脸道,“是我的错。”


———————————————————————————————

有点短嘿嘿,但仍需留言找存在感,谢谢各位看官T^T


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希望有人可以留言给我T^T

评论(2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