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5

05

 

二宫当然不是“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的傻白甜,在那样的家庭长大也不可能没见过杀人这种事。但也许正是因为见过太多,才更加感到倒胃口。

 

脱离二宫信一郎的领域这么多年,当惯了正经商人,偶然遇到特殊情况,虽然抓人审人这种事仍熟练的很,但看到大野这么轻易地扭断人的脖子,二宫还是难以抑制的产生一丝厌恶之感。

 

这种厌恶之感在目睹大野又接连要了五个人的命之后变得令二宫烦躁到喘不过气来。

 

几个小时前,大野感到不对把二宫拉进外出会议所在地的卫生间时,已经来不及通知中村。大野低声嘱咐二宫不要反抗之后,被冲进来的人抓着头发狠狠撞在墙壁上失去了意识,二宫被人用枪抵在后脑“请”进了一辆黑色的保姆车。

 

两个人一起被带到一处废弃的工厂,二宫被绑在椅子上,大野则被绑住手脚随便丢在地上。

 

为首的alpha用二宫的手机给二宫信一郎打了电话,张口就要一千亿日元。二宫听着皱眉——这不像是要钱,更像是打着要钱的幌子要命。

 

二宫信一郎只是问了大野有没有一起被抓住,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便直接挂了电话。那个看起来徒有一身肌肉脑子却不怎么灵光的alpha傻了眼,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另外什么人打了电话,挂断后看向二宫的眼神变得不再像在看一块肉,而是再看什么死物。

 

“两百万,两条命,买一送一。虽然跟一千亿差的有点多,兄弟们也不能白跑一趟是不是?”那个alpha挥挥手让小弟把大野拖过来。

 

大野手臂被反剪着绑在身后,脚腕也被束缚在一起,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嘴里不住的小声求饶。

 

但二宫看到他在被拖动的过程中动了一下腿,让散落在地上的钢板翘起的边缘从小腿上划过,血液顿时涌出来蹭了一地。草莓的甜香悄然散发开来。

 

头领掏出枪指着二宫的额头,呼吸却不自觉的变得越来越粗重。

 

太香了……太甜了……任何生理健康的alpha都不可能抵御得了这样的诱惑。

 

健壮的alpha低吼了一声,让不明所以的beta手下们出去守着,自己把枪塞回后腰,一把抓住大野的腿把他扯到自己身下。

 

“不要……不要……求求你……”大野似乎已经有些难以维持清醒,下意识的夹紧双腿缩起身体。

 

“怎么这么不巧?你的omega发情了怎么办?”alpha一面掐着大野不住扭动的腰,一面看着二宫得意的露出一口黄牙,“不如我来帮你?”

 

二宫很配合的发出一声怒吼。

 

alpha轻易地捉住大野蹬动的脚腕,粗糙的手掌稍稍用力一捏,便听到一声细弱的呜咽。

 

“别动,乖一点,我会尽量不弄疼你。”沙哑刺耳的声音带着令人作呕的压迫感,他满意的看到手下的omega颤抖着停止了挣扎。

 

Alpha迫不及待地解开了omega脚腕上的绳索,看到他主动把双腿搭上来时还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没想到下一秒视野便疾速的扭转了一个角度——

 

“咯啦。”

 

骨骼碎裂的脆响只有半秒不到,alpha的头扭成一个诡异的角度,表情定格在了充满欲望的笑容上。

 

大野放开绞在那个alpha脖颈上的腿,失去生命的健硕躯体咚的一声闷响摔在地上。

 

大野一挺腰翻身跃起,接着向上纵身以一个极其轻巧的动作将双腿从两臂形成的环中穿过,使反绑着的手臂换到身前。

 

二宫坐在椅子上,看着冲进来的beta们被大野一个个放倒,或用腿,或用仍被缚在一起的手臂扭断了脖子。

 

大野的动作快速、准确、狠厉,二宫想象不到这样豹子一样的身姿竟然属于一个omega。而这个omega刚刚面无表情地连杀了五个人。

 

大野从尸体身上翻出匕首隔断自己手上的绳子,又来到二宫旁边替他解开束缚。二宫揉了揉磨得有些疼痛的胳膊,无视了大野伸过来扶他的手,径自走出了仓库。

 

绑匪的车还停在仓库外,二宫拉开驾驶室的门坐了进去,大野过了两分钟后走出来,坐上了副驾。二宫沉着脸的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行驶出去。

 

车子里令人压抑的沉默,二宫感到胸腔中憋着什么东西快要爆炸开来却找不到出口,只能一味的用力踩着油门,车子在荒凉的公路上飞速的行驶着。忽然一丝淡淡的不同于大野的草莓味和自己的红茶味的信息素味道传来——二宫知道大野真的发情了。

 

二宫听从了松本之前的建议,开始有心留意大野的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大野真的发情的时候,除了草莓味,还会有一种很淡的、淡到无法辨认的味道散发出来。因为发情的周期极为不稳定,大野随身带着特制的抑制剂,手指大小,只需把一端压在静脉附近便可以自动注射进去,使他得以免受热潮期的影响。

 

大野把头靠在靠背上,看起来有些疲惫,摸索着从身上掏出抑制剂,却突然被二宫一把抢过,直接从车窗扔了出去。

 

二宫依旧盯着眼前的道路沉默着。大野看了一眼二宫,没有说什么,拿出备用的另一支抑制剂。二宫再次伸手抓过来,大野攥紧了手指,没有让二宫抢过去。

 

二宫抿紧了嘴唇,执拗的要从大野手里把抑制剂夺过来,仅剩的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因为全身都在用力而变得有些不稳,车子在山路上划起S形。

 

僵持了几秒,大野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手指,任由二宫再次把小小的药剂丢到窗外,被对面飞驰而过的卡车碾成碎片。

 

两个人仍旧没有说话,但二宫可以感觉到大野的呼吸渐渐变得不稳定起来。

 

一片沉寂中,大野掏出手机,拨出了中村的号码。中村的声音听起来沙哑得像是同时抽了五根烟,听到大野说他们两个都没事几乎要哭出来。

 

大野报了所处的位置,让中村带十个以上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过来。还没等中村应下来,二宫突然抢过手机,命令中村不许带人过来,他们自己回去。中村有些为难,二宫吼了一句“他给你发工资还是我给你发工资!”便挂断了电话,手机也被丢出窗外。

 

大野闭目靠了一会儿,掏出了那个绑匪的手机,播了另外一个电话。

 

“翔君,不好意思要麻烦你了。可不可以借一些人给我?帮我护送二宫桑回家。”

 

电话那边听到大野有些虚弱的声音顿时急切起来,一连串的问着什么。

 

“我没事……嗯,是热潮期……”大野温和的回应着对面的疑问,“没来得及……嗯……没事的……我把这部手机的定位开着,剩下的就拜托翔君了……”说着避开了二宫再次来抢夺手机的手臂,挂断电话,松开手让手机顺着车门与座位的空隙滑到了座椅下面。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愤怒,只能放任自己的信息素疯狂的充斥着车内空间。

 

半小时后,二宫的车被几辆纯黑的悍马围起来逼停在公路旁,车内充斥着浓烈的红茶味道。大野脸色苍白的闭着眼睛侧靠在座位上,微微蜷起身体,额头上冷汗涔涔。二宫知道这不是正常热潮期应有的表现,狂躁了一路的心底像漏了个洞,开始嘶嘶地泄着气。

 

副驾的车门被打开,樱井出现在门外。

 

没有理会驾驶席上的二宫,樱井轻轻的解开了大野的安全带,把手穿过大野膝弯和背部,小心的把人从座位上抱了起来。

 

人就要被抱出车外时,二宫忽然伸手抓住了大野垂落的手腕。肌肤相触的刹那,大野猛地缩了一下身体,喉咙里溢出一丝微弱的痛吟。

 

“放手!”

 

几乎在樱井怒喝的同时,二宫就已经放开了手。

 

樱井直接把大野抱上了后面一辆白色的房车,然后自己退了出来站在不远处。

 

驾驶座的车窗被叩响,外面站着几个黑服保镖,礼貌的请二宫下车到另一辆车上去,他们会负责送他回家。

 

二宫打开车门出来,却是走向了那辆白色的房车。

 

樱井伸出手臂把他拦在几步开外,“你不想让他更难受就站远一点。”

 

二宫停下脚步。

 

房车的车门突然打开,松本从车上下来,朝二宫丢了什么东西过来,然后吼了一句,“再滚远点!”便又回到车上关紧车门。

 

二宫接住松本丢过来的东西——一支alpha用抑制剂——然后和樱井一起退得更远了一些。

 

二宫默默把那支抑制剂打进自己的手臂。其实他刚刚就注意到樱井身上一点alpha的味道都没有,显然是到这里之前就已经注射过抑制剂了。

 

车门开启又合上的片刻间,二宫看到了大野背对着车门的方向躺在床上,本就不怎么高大的身体紧紧缩成一团。


——————————————————————

拒绝学习的心是如此的绝望竟然使我连更四天了!!!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