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4

黑化注意,都不是好人,感到不适请立即退出!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04

 

第二天一早二宫起来还是先去大野的房间看了看。


大野还睡着,松本看起来彻夜未眠,二宫来的时候正在用注射器向大野的手臂里注入鲜红色的液体。

 

“这是给他打什么?”二宫问。

 

“人工信息素。”松本很冷淡的回答了一句,见二宫还是一脸疑惑,边收拾药箱边解释道:“智君本身的信息素并不是草莓味的,樱井俊觉得他的味道不够omega,硬要用人工信息素给他换成更讨alpha喜欢的味道。这东西随着血液循环代谢,大概每三个月左右就要重新注射一次。”松本收拾停当,拎着药箱准备离开,走到站在房门口的二宫身边时忽然又补了一句,“这也是他失血或者体温升高的时候、信息素的味道会变得更明显的原因。其实如果你稍微留心一下很容易就可以发现这个规律。”

 

二宫没有说话——看来樱井俊所谓的精心培养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经过一夜,两个人都已经冷静下来,二宫问松本要不要用了早餐再走,松本说不用了。二宫把松本送到院子门口,看到门前僻静的街道上斜斜的停着一辆跑车,几乎能想象出车主一脚急刹车停在道边,然后丢下车不管直接冲进院子的情景。

 

“松本桑,”二宫忽然开口,“昨晚的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会多注意大野桑的情况的。”

 

松本站在车旁有些惊讶的回过头来,又多看了二宫两眼,认真道,“那样我真的会很感谢你的。”

 

二宫目送松本的车子离开,又慢慢踱回房子里,在餐厅落座后开始吃早餐。吃到一半听到楼梯的方向有动静,回头一看大野正睡眼惺忪的走下来。

 

二宫忽然有些尴尬——毕竟自己昨晚擅作主张让医生给他打了抑制剂,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导致他大出血差点出事。大野反倒没事人一样,只是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更困一些,基本上是闭着眼睛摸到餐厅拉开椅子坐下。铃木很快端上大野的早餐,大野伤在右肩上,但用左手拿筷子吃饭的动作也很自然流畅。

 

二宫看着大野闭着眼睛把食物往嘴里送,开始有点怀疑他知不知道松本来过这件事情。

 

“松本桑已经回去了,说他早上要上班。”二宫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

 

“嗯?哦。”大野闻言停了一下,又继续吃饭,吃着吃着忽然fufu的轻笑起来,“润酱一夜没睡,早上一定不会去上班的。他不想和你吃饭而已。其实是很害羞的孩子呐。”

 

原来他知道有人来过——二宫心想。

 

二宫吃的差不多了,中村照例过来给他汇报接下来的行程。

 

中村说是二宫的管家,倒不如说更像是秘书。二宫不喜欢和那么多人住在一起,所以真正一直呆在二宫家的只有铃木而已,中村到了晚上就可以下班走人。二宫口味挑剔又懒得做饭,铃木的存在可以说是拯救了他脆弱的胃口,再者她是从二宫还住在大宅时便一直看他长大的老人,彼此有很强的信任感。

 

二宫接下来一周还有两次酒会,外加几次洽商会议和竞标会,都不是在公司进行的。

 

二宫是alpha,尽管运动量少得可怜,体质还是要优于一般人的,经过一夜脚踝上的伤口已经好了一半。可是大野就……

 

二宫扫了一眼仍在梦游中吃饭的大野,“能推的都推了吧。不能推的改到嗯……一周之后吧。”

 

“这……”中村显得有些为难——那些既不能推掉又不能推后的怎么办?

 

“我受伤了啊!总裁受伤了啊!很疼的啊!”二宫尖着嗓子叫起来,“你要我怎么办!瘸着去开会吗!像这样!?嗯!?”说着还一瘸一拐的绕着餐桌走了几步。

 

大野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挺直了一下背睁开眼睛,似乎终于清醒过来,困惑的看着二宫拙劣的演技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中村立即投降了,小祖宗耍起赖来谁也不可能制得住。

 

没想到大野吃完饭,回到房间换了衣服竟然要出门。

 

“你去哪?”二宫坐在沙发上头也不回的问。

 

“去找一下昨天那个狙击手的线索。”大野没有隐瞒。

 

“那个自然有人去办。这个礼拜我脚疼要在家休息,你也在家休息就好。”二宫说得很像那么回事,耳朵却不争气的发热起来。

 

“你的人查他们的,我查我的,不影响什么。”大野说着还是要出门。

 

“站住!” 二宫赶紧撇下游戏机拦在门前,“都说了有人去查,你在家休息就好。你不恢复好,就没办法尽到保镖的责任,我也不放心带着你。所以你这段时间只需要呆在家里,争取尽快完全恢复。”

 

大野停下来看了二宫一会儿,平静道,“这种程度的伤对于omega来说完全恢复需要至少40天到45天时间。”

 

二宫愣了一下。

 

 “二宫桑不必担心,就算今天就需要参加什么活动,我也有把握保护好你。出去查线索也没问题的,不会影响恢复。二宫桑不用为了我调整行程,这是我的工作。”

 

二宫看着大野尚且苍白的脸色,徒然冷静下来,侧身让开了大门。

 

确实只是工作而已,他也并不是那么喜欢关心别人的人。

 

下午二宫信一郎那边派人传来口信,让他这段时间要更加小心。

 

二宫攥着游戏手柄冷笑了一下,眼神没有离开巨大的液晶显示屏。

 

之前二宫被绑架过那么多次,基本上都是想要钱的,并没有真正想要他命的。但经过昨天那一遭,他当然已经得到了战争开始的警告——从现在开始,会有很多人想要他的命而不是他的钱——他虽然不是战争的主角,却因为是主角的儿子而不得不被卷入进去。他老子大概觉得作为他儿子,想继承他的伟业,这都是应该的,却没想过他儿子根本就不想继承什么狗屁产业。不过反过来想,说不定这恰恰是老子想借他人之手逼儿子下水的手段之一。

 

晚上大野回来,铃木转告他说二宫让他回来之后直接去地下室。

 

地下室一半是酒窖,另一半是仓库。

 

地砖上跪着个穿着衬衫马甲的人,被两个黑服壮汉摁着,脸已经肿的看不出样貌,嘴角也淌着血。黑服壮汉手里都拿着金属的球棒,时不时的招呼在跪着的人身上。

 

应该就是昨晚的那个狙击手。

 

二宫坐在一旁的高背扶手椅里抓着掌机打游戏,听到大野下来的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喏,人抓到了,什么都不肯说,你有什么想问的问吧。”

 

大野看了看那个人,从一旁的杂物架上找出一只铅笔。然后走到那人面前,伸手按住他的额头,拇指在眼眶处摁了摁,接着慢慢把削得很尖的铅笔从那人的眼眶下方某处扎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震耳欲聋的惨叫声让二宫皱着眉头输掉了一局,连两个黑服壮汉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

 

不到五分钟大野就问到了想要的答案,基本上和他白天查到的相吻合。

 

“哈……哈哈……”那个狙击手忽然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笑起来,嘶哑道,“我就知道不是巧合……只是没想到是个omega……哈……哈……你救了这alpha他怎么报答你?上了你吗?哈……哈哈哈哈……”

 

大野干净利落的扭断了那个狙击手的脖子。

 

“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能留了。”

 

二宫没说什么,看着大野的表情终于带上了一丝厌恶。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