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ks|sk]非常规关系(abo) 03

03

 

没想到几天后名片就用上了。

 

还是差不多的酒会——差不多的宴会厅,差不多的装饰风格,差不多的点心,差不多的酒,差不多的人——这种酒会二宫每个月大概要参加十个,虽然不知道他们哪来这么多理由开酒会,但他的生意确实有一半是在这种场合谈成的。

 

宴会厅是全玻璃幕墙的,大野一直有意无意的站在二宫和透明的外墙之间,一如既往的专注着观察甜品,二宫百无聊赖的抿着酒,眼角忽然注意到到大野扫了一眼窗外之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紧接着路过的端着酒的服务生突然绊了一下,摔倒时撞到了大野的后背,导致大野也跟着一个不稳整个人扑进二宫怀里。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只听“乒!”的一声短促的锐响,整块幕墙陡然绽开细碎的网状裂痕。

 

 “啊!”大野短促而柔软的叫了一声向前摔去,顺道把二宫一起带倒在地。

 

宴会厅里顿时爆发出无数尖叫声。

 

二宫仰面躺在地上,身上趴着大野,一股夹杂着草莓香气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垂眼扫到大野肩上的伤口,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竟然差点被人狙了!

 

两个人躺在桌布垂地的餐桌后面,大野悄无声息的把垫在二宫后脑勺的手抽出来,依然趴在二宫身上装死。

 

尽管不知道大野是怎么做到让明明是从他身后路过的服务生绊倒的,但二宫知道绝对不是巧合,他实打实的被大野救了小命。

 

宴会厅里的人仍在乱糟糟的跑动,二宫动了一下,立即被大野摁住。

 

“不要动。”大野在二宫耳边低声道。

 

二宫本来要说什么,看到撞到他们的那个服务生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要逃命,在露出餐桌的瞬间被一枪爆头,顿时老实了。

 

“数十个数,然后抱着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我们头顶方向的那根柱子后面。”大野再次下达指示。

 

“干嘛要我抱着你,你伤到肩膀又不是腿!”二宫小声抗议着。

 

“正常来说omega中枪了应该会直接晕过去。”

 

“你这明明没有中枪,只是擦伤。”

 

“擦伤也会疼晕或者吓晕的。”

 

大野语气冷静的让二宫无话可说,只好把大野翻了个个儿横抱起来,掂了一下不算太沉,数了十个数,然后深吸一口气用逃命般的速度跑向大野说的那根柱子。

 

两颗子弹贴着二宫的身体擦过去,二宫感到脚腕一痛,咬牙向前一扑终于到达柱子后的安全区域,低头一看右脚脚踝被子弹擦破了个口子。确实挺疼,如果是他之前交往过的那些omega确实应该已经晕过去了。

 

大野的头靠在二宫颈窝,整个人柔若无骨的依偎在二宫怀里,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应该没问题了,一般两枪不中他们就会放弃了。”

 

二宫松了一口气,正想把大野扔地上,转念一想周围这么多人,这种行为有损他的形象,况且人家好歹救了自己一命,于是再次深吸一口气,用他能做到的最大音量深情呼喊——

 

“智!智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智!你还好吗!”

 

二宫感到大野的身体很明显的抖了一下,但还是尽职尽责的继续装晕。酒店的安保人员开始组织所有人逃生避险,周围慢慢恢复秩序,听到二宫的呼喊很快有几个人围上来查看情况。

 

尽管一看就知道只是不太严重的擦伤而已,但二宫少爷心爱的omega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酒会的组织者和酒店的负责人都担不起这个责任。因为还有数人在混乱中受了轻伤,救护车已经到位,负责人立即指挥人送大野优先上车。

 

正当有人要从二宫怀里接过大野,二宫脑子一转,突然想到:救护车?如果要送到医院处理,为表情意,他岂不是少不得也要在医院陪一夜?

 

于是赶紧把人抱紧,拒绝了酒店负责人的好意,解释说他家里有专门的医生,人他带回家处理就好,二宫说着的同时还暗戳戳的捏了下大野的腰窝。大野缩了一下身体,心领神会地“醒”了过来,表示自己还好。

 

负责人当然巴不得赶紧送走这尊大佛,只要不怪罪到他们头上就好,于是忙不迭地的叫人把二宫的车指引到VIP入口,护送着二宫抱着大野一路上车,深鞠躬送车子离开。

 

二宫早就抱得手酸,一上车就赶紧把大野放在旁边的座位上,揉捏了一下手臂的肌肉,又吸着冷气开始查看自己脚踝上的擦伤。

 

大野上车之后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抬手按着肩上的伤口看着窗外发呆。

 

草莓的味道又浓郁起来。

 

中村急吼吼的打电话来问二宫和大野的情况,又说医生已经在家里待命了。

 

二宫许久不曾如此“剧烈运动”过,感觉累得不行,回到家包扎了一下脚踝上的伤口就准备睡了。简单洗漱躺下之后发现草莓的香气实在是惹得人心烦意乱,家里都是beta,只有他有这个正值青春年少精力旺盛的alpha深受其扰,于是唤来正在替大野处理伤口的医生,吩咐先给大野打一针抑制剂进去。

 

几分钟过去,草莓味终于变淡,二宫也得以入睡。

 

谁知到了后半夜,二宫再次被甜腻的草莓味唤醒,发现整个宅子简直变成了草莓大棚。

 

不耐的闯入大野的房间,大野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只是散发出来的味道浓郁得像正处于热潮期的顶点。

 

“喂。”二宫走到床边,用一根手指推了推大野的额头,却感觉到大野体温高得惊人,而且对二宫的碰触完全没有反应。

 

二宫皱眉,突然注意到枕头和被子交界处似乎有一丝红色的痕迹,心里一沉,当即扯住被沿一把掀开,随即倒吸一口冷气——大野肩颈周围的枕头和床单已经被血液浸湿了巨大的一片,刺目的红色和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道几乎让二宫窒息。

 

“喂!醒醒!大野!能听见我说话吗!”二宫用力的摇了摇大野没受伤的肩膀,却得不到任何回应。一向冷静的心底泛起一阵慌乱的涟漪,却又很快再次恢复平稳。

 

松本润的名片!

 

二宫快步走到自己的书房,按照时间顺序很快翻出松本润的名片,交给闻声赶来的保姆铃木,吩咐她立即打电话叫松本过来。接着返回自己的卧室,取出alpha专用的抑制剂给自己注射进去。感到体内的躁动平静下来后再次来到大野的房间,考虑了一下拔掉了大野手背上的点滴,然后跪在床上用急救箱里干净的纱布垫着压住大野肩上的伤口减缓出血。

 

二宫脸色冷静如常,却没有注意自己一直光着脚忘了穿鞋子。

 

二十分钟后松本赶到,在铃木的引领下直接来到大野的房间,示意二宫退到一边后,迅速开始检查大野的情况。接连给他注射了几种药物后,松本换了一瓶点滴接入大野手上的埋针,并重新包扎了伤口。

 

“你们给他打了抑制剂?”松本翻看着之前的吊瓶上的标签,表情和声音都冷得像冰一样。

 

“嗯。”二宫道,“我看他发情了,就让医生给他打了抑……”

 

“谁说他发情了?”松本打断二宫,眼神凶狠的瞪过来,“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发情了?”

 

二宫被松本的态度激得也有些火大,“靠鼻子就知道他发情了好吗?你……!”

 

松本突然几步走过来一把抓起二宫的衣领把他一路推到墙上,冲着他的脸吼道:“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他体质很特殊!有没有让你出了事一定要先联系我!不要让一般的医生给他处理!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alpha!差点把人害死还这么理直气壮!”

 

二宫的怒火被彻底点燃,毫不退让的吼了回去,“谁知道他有什么毛病!他体质特殊,全天下的人就都应该特殊照顾他吗!早知道这么麻烦我才不会雇他!”

 

松本的怒气更上一层楼,直接一拳揍在二宫脸上,第二拳正要出手,却被床上传来的一声微弱的呼唤停了下来。

 

“润……?”大野被巨大的争吵声吵醒,昏沉中感觉隐约好像听到了松本的声音。

 

松本立时松开二宫的衣领,头也不回的冲到床边,柔声问大野感觉怎么样。

 

二宫揉了揉嘴角,哼了一声回了自己房间。


——————————————————————————

下章应该就写到小大为什么那么香了,也许大概可能有人已经猜到了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