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SK】喜欢你 守护你 03

还是先填这个短的,填完了开sk的abo!


03

 

那个梦变得越来越频繁,大野几乎夜夜惊醒。他拼命的想看清那个黑衣的少年的面容,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只是感觉那个人的声音听起来莫名的熟悉。

 

天降大雨的时候大野果然又没有带伞,冬天里淋得湿透回到家就发起了烧,浑身的关节都在痛。迷迷糊糊的感觉额头上冰凉的湿毛巾每隔一会儿就会替换一次,大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莫名其妙的喘着气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顿了一下,平静地回答道:“二宫和也。”

 

大野迷茫的看了他几秒,忽然叹了口气松开手缩回被子里再次陷入昏睡——梦里的黑衣少年的声音,和二宫的声音,一模一样。

 

大野身体素质好,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神清气爽,接着便发觉满室都是蛋香。二宫端着一碗茶碗蒸走了过来,大野打开盖子看到奶黄色的蛋羹犹如布丁一般嫩滑,里面细细碎碎的放了许多小东西。

 

大野接过茶碗,用汤匙小心的舀起蛋羹放进嘴里。

 

二宫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坐在一边看着,没等他吃完,便起身准备回卧室补觉,却冷不防被大野抓住袖子。

 

“干嘛?”二宫没好气的回头,却正对上大野认真的眼神。

 

“nino,和我交往吧。”

 

二宫愣了一下,紧接着皱起了眉头,“你该不是脑子烧坏了吧……”

 

“不是的……”大野还想说什么,却被二宫粗暴的打断。

 

“我、拒、绝!谁要和老爷爷交往啊?”二宫甩开大野的手,边打哈欠便往卧室走,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可怕可怕……不过做了个茶碗蒸竟然要以身相许现在的大爷真是可怕……”

 

被干净利落地拒绝了,也许是还没完全醒过来的缘故,大野看着二宫的背影硬是没憋出什么挽留的话。好像也不是有预谋的要告白,更像是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又被拒绝得这么可爱,所以倒也没感觉有多难过。大野愣了一会儿,拿着碗去了厨房。同居了一段时间他已经发现了规律——二宫虽然偶尔兴起会做饭,但是是坚决不会洗碗的。

 

二宫走进卧室在背后关上门,入定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门外传来水声,才脱力的靠在门上,顺着房门慢慢滑坐在地,把脸埋进膝盖里。

 

这个大叔……每次都这么突然,又这么直接,真是……让人有一口气答应的冲动……

 

二宫虽然拒绝了大野突如其来的告白,但两个人并没有因为这个产生什么尴尬感,甚至随着相处的时间变长有了更多的自然而然的身体接触,有时甚至会把来蹭吃蹭喝的樱井看得瞪圆了眼睛。

 

相叶有时会跑过来,和二宫两个人叽叽咕咕的鼓捣着什么。大野有次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两个人在地板上扭成一团,相叶拿着一个纸条正努力的往二宫领口里塞,嘴里不停地说着“一定要贴身放”什么的,二宫则一边拼命抵抗一边争辩“放裤兜里一样的,一样的!”

 

笑容再自然不过的展开,大野虽然没有很大的兴趣想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还是上前装模作样的拉架。他的画展正式开始准备,变得越来越忙,每天只有回家看到二宫的时候才会觉得从头到脚的放松。

 

只是当大野再一次提起交往的请求时,没想到又会被拒绝。

 

“为什么?”大野这一次并不是冲动之下提出的,而是经过了认真的考虑,确定他真的很喜欢二宫,而且从二宫的表现来看认为二宫对他也抱有一样的感情,才问出口的。

 

“我干嘛要和老爷爷交往啊。”二宫和上次一样笑嘻嘻的吐槽了一句,转身就要走开。

 

大野一把拉住二宫的手臂,把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皱眉道:“不要这样笑了。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不为什么,觉得没到那个程度。”二宫看着大野的眼睛,歪了歪头反问道:“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一次不够还要问两次?觉得我喜欢你吗?”

 

大野噎了一会儿,然后坚定道:“嗯,觉得你喜欢我。”

 

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瞬间攥紧了二宫的心脏,嘴角的笑意再也支持不住——他太自私了,幻想着可以单纯的作为大野的室友呆在他身边,却又总是控制不住想要靠近。他为什么就做不到只是在一边看着他就好呢?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二宫深吸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来时笑容已经消失不见,眼神也变得冰冷,“是我做了什么让ohno桑误会的事情吗?像这样?”二宫无比自然的拉起大野的一只手腕。

 

二宫手指上传来的冰凉触感使大野突然间浑身僵硬。

 

“还是这样?”二宫又把另一只手搭上大野的肩膀,“还是……这样?”

 

大野看着二宫不断靠近的脸庞,脑子里乱成一团,理智明明大喊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身体却动弹不得。在二宫的嘴唇即将碰到他的嘴唇的瞬间,大野终于找回了行动力,猛地后倾身体躲了过去。

 

“什么嘛,嘁。”二宫放开大野,“原来这样就会让ohno桑想歪,我以为艺术家都比较开放的。算我错咯,那抱歉让你多想了。”

 

手腕上仍残留着二宫留下的冰凉触感,大野看着二宫满不在乎的表情,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静了一会儿突然抓起外套冲出了家门。

 

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大野蓦地停下脚步,整个人如遭雷击般的睁大了眼睛——他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二宫抓住他手腕的触感那么熟悉了!那个梦!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形,熟悉的触感……那个梦他做了二十多年,而他认识二宫不过短短数月……大野不敢想下去。

 

那晚大野喝得烂醉被樱井送回来,扑在二宫身上来来回回的问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即使在被酒精麻醉的情况下,那个梦也如期而至,而且终于揭晓了最后的谜底——大野第一次在梦里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孔。

 

黑衣的少年和二宫长得一模一样,薄唇的弧度,唇下的小痣,甚至连冰冷的眼神都如出一辙。

 

掌骨碎裂的疼痛前所未有的真实,以至于在他惊醒之后仍残留在手背上,由指缝顺着经脉传到心脏。大野看着自己微微颤栗的指尖——像被巨石碾过一样疼。

 

大野的画展进入最后的准备期,除了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要泡在画室和会场里。由于焦虑和休息不足,那个梦渐渐以更加变本加厉的方式折磨着他的神经,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二宫。似乎暂时不想见到他,却又总会想起他,想到出神。他每天早出晚归,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有一种回到独居时的感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争取下章搞定!最多再两章!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