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55% 竹马番外

写的不咋地= =难过

以后再修饰吧,三点了得睡了—^—

 

二宫觉醒得极早,六岁左右就开始能够影响他人的思维,同时可以模糊的感受到他人的情绪。

 

最开始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他有特殊的能力,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格外的乖巧可爱,总是能准确的投人所好,即使偶尔觉得他哪里做的不好,只要看着他的笑颜,那一丝怒意也会烟消云散。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能力变得越来越强。

 

二宫想玩什么的时候,周围的小朋友就会想玩儿什么,然后都聚到他身边和他一起。想要零花钱也只需和父母软软的说几句话,父母即使心存疑虑,也会掏钱出来给他。好在他并没有提出过什么出格的要求。

 

小学生二宫觉得自己一定魅力无边,所有小朋友都愿意和他一起玩。其中有一个特别笨的名叫相叶雅纪的孩子,一年之前转校过来的,虽然大他一岁,却和他同级,总是nino、nino的叫着他往他旁边凑。

 

可聪明如他,总会发现有的孩子情绪上明明是不乐意的,却仍带着恍惚的笑意围在他身边参与他的游戏。这让他意识到哪里不对,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直到有一天,他一觉醒来脑海里突然被无数纷乱繁杂的声音所充斥。

 

那些或远或近、或轻或重、或男或女、或老或少的声音除了他以外没人可以听到,巨大的信息量几乎让他崩溃,抱着头在地上翻滚。亲人们以为他生了什么重病,内科外科都看了一遍也找不出病因,最后心理科的医生盖棺定论,说他患上了精神分裂。

 

由于并没有暴力倾向,他被家人领回了家里。几天之后,他终于意识到那些声音并不是幻觉,而是周围人脑海里的想法。

 

而他,除了可以清晰的听到那些想法,还可以控制它们。

 

他从无数声音里,分辨出来了最温柔的那一个——正在床前照顾他的母亲,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自己的宝贝可以快点好起来,各路神仙不在话下,甚至连平时从未拜会过的耶稣大人都求了一遍,说如果耶稣大人显灵了就去教堂里捐钱还愿云云。

 

脑海里的惊涛骇浪终于一点点停下来,久违的恢复了平静。

 

***

二宫情况稳定下来回到学校时正好是课间活动时间。他走到一个从幼儿园起就一直玩在一起的伙伴面前,刚想开口打招呼,却从那个孩子眼里看到了恐惧——

 

【他回来了!】

 

他听见那个孩子心里的声音——【好可怕……我明明不喜欢他的,为什么每次他靠近就不得不和他一起玩儿……我不要……好可怕……】

 

二宫怔在原地,那个孩子也看着他不敢说话。

 

不知沉默了多久,二宫突然歪了歪头勾起唇角:“山田君,你不是最喜欢我了吗?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和我一起玩的吗?”

 

叫山田的孩子眼神忽然茫然起来,接着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对啊,我最喜欢二宫君了,一直都很喜欢和二宫君一起玩呢。”

 

二宫的表情却一瞬间冷下去,“你说谎,你明明很怕我的。”

 

山田的表情也陡然转为惊恐,“是的,我很怕你,一直都很怕你。”

 

“可是我很想和山田君一起玩儿呢,怎么办?”二宫又换成一副可怜的表情。

 

“那我们一起玩儿吧,二宫君想玩儿什么呢?”山田再次露出那种不太自然的笑容。

 

二宫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什么也没有说的转身离开了。

 

山田在他身后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周围的孩子吓了一跳,都围上去问他怎么了。

 

***

二宫那天下课之后第一次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以往都不喜欢自己走,每次只要他这样想,就会有其他人过来和他一起走。可是这一天他是真的没有想找人同行,就真的没人与他同行了。

 

他在十一岁里的这一天突然意识到,之前那么多人喜欢他,都是假的,都是他无意之中是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强迫”别人喜欢他而造成的假象,顿时觉得自己从小到大的所谓的高人气简直可笑。更进一步想,也许家人的喜爱也是……

 

走到下坡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背后扑了一下,差点直接趴在地上。满腔的难过都被吓跑了,二宫回头一看趴在自己背上的正是许久不见的相叶,想也没想张口就骂道:“バガ!你是金毛吗!下坡你也扑!扑倒了是要和我一起滚下去吗!”

 

相叶的笑容丝毫不受影响,搂着二宫大叫:“nino好久不见好想你啊!”

 

向来抵不住直球攻击的二宫瞬间就没气了,音量也跟着降下来,“也没有很久嘛。”

 

“听老师说你生病了,好点了吗?”相叶转到二宫侧面搭着他的肩膀,两个人一起继续往前走。

 

“已经好了。”二宫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相叶也跟着停下来,不明白二宫为什么看着自己不说话。

 

二宫看了相叶一会儿,突然道:“你其实很讨厌我的吧?”

 

“嗯?当然不啊!我很喜欢nino啊!为什么这样说?”相叶一脸疑问。

 

二宫看着相叶的眼睛,听到他心里的声音在说,【nino怎么了?干嘛突然这样说?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不怕我?”

 

“为什么怕你?”

 

“我可以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欸?真的假的?那我心里在想什么?”

 

“你想吃雪糕了。“

 

“哇!好厉害!”

 

“你不怕我?”

 

“为什么要怕你?”

 

“我还可以控制别人。”

 

“欸——?”

 

二宫忽然指了指身后的小超市,“你看那边。”

 

过了几秒钟,超市老板突然拿着两支雪糕出来,塞到了两个人手里。

 

“这下你相信了吧?”二宫从包装里抽出雪糕很酷的咬了一口,心里却惴惴不安的等待着相叶的反应。

 

相叶瞪着眼睛看了手里的雪糕几秒,又看了看二宫,又看了看雪糕,然后跑进小超市里付了两支雪糕的钱,再跑出来回到二宫面前,拆开包装咬了一口。

 

“相信了?”

 

“相信了。”

 

“怕我吗?”二宫又问了一次,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所以说到底要我怕你什么啊……”相叶夸张的长叹了一口气,“nino你这个……这个……超能力,确实很厉害了,可是我为什么要怕你呢?”

 

二宫忽然就释然了。

 

他本来想问:你不怕我控制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不怕我偷窥你的秘密?不怕其实你并不喜欢我,是我控制你让你觉得你喜欢我的? 

 

可他又突然想到,也许相叶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也行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不会那样做,也许他真的从心底就是愿意和自己做朋友的……

 

“没事了就问问。走吧。”

 

两个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少有的有些沉默。当时二宫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能力,脑海里一直实时转播着相叶的想法——

 

【nino看起来不太开心啊,不知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呜啊雪糕好好吃!是身体还没好吗?要不要请他去吃中华料理?麻婆豆腐好久没吃了有点想吃……】

 

“好啊。不过我不吃麻婆豆腐,我要吃小笼包。”

 

“好啊~咦?nino你怎么能随便听别人的想法呢!那我以后岂不是没有秘密了!太过分了,不行不行!”

 

“哈哈哈你才想到啊!就听就听!バ——ガ!”

 

***

第二天山田的妈妈去了学校,然后二宫的父母也被叫到了学校。虽然最后因为没有确切证据证明二宫对其他孩子做了什么,而无法对他进行处罚,但“二宫和也拥有奇怪能力”的消息却在学校里传开了。

 

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之后,二宫开始有意识的注意不要对别人施加影响,加上关于奇怪能力的传闻,被孤立便无可避免了。一部分孩子是因为确实不喜欢他,一部分孩子是因为怕他,还有相当一部分孩子是因为不愿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总之二宫从人气王一落到底,变成了众矢之的。各种恶作剧接踵而来,二宫咬牙承受着,却再也没有使用过能力。只有相叶一直在替他解围,笨拙的保护着他,平白受了不少牵连。

 

除了相叶,只有二宫的爸爸妈妈知道他的特殊能力,大人的反应反倒不如相叶的令人安心。二宫宁愿他们当着他的面把想法说出来,也不愿他们关起门压着嗓子争吵,因为关着的门并不能阻挡他们的真实想法涌入二宫的脑海,反倒因为以为他听不到而真实得令人发寒。

 

即使有相叶在身边,也阻止不了二宫变得越来越沉默。二宫十二岁的时候,父亲终于离开了这个家。

 

***

三年后,二宫十五岁,相叶十六岁。


相叶站在马路对面笑着朝他招手,小臂上的创口贴印着Hello Kitty的图案——前一天在学校里,一只花盆从天而降,在二宫脚边摔得粉碎,相叶冲过来一把抱住了他,飞溅起来的碎片在相叶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口子。

 

二宫深吸一口气,也笑起来冲相叶挥了挥手。正准备迈步过去,眼角忽然看到什么东西疾速地朝对面冲去——


一辆失控的卡车!


电光火石之间,二宫看到卡车司机脸上带着残忍而扭曲的笑意,恶魔般的眼神死死盯着相叶所在的那一片人群。

 

理性还没有反应过来,潜意识已经先一步行动——二宫动用了许久未曾使用的心控能力,在千钧一发之际控制了卡车司机的手,奋力将方向盘扭转了一个角度。

 

还好来得及……

 

卡车猛的改变方向从二宫身边擦过,轰然撞上了路边的纪念石像。那个报复社会的司机不知死活,周围奔走尖叫声此起彼伏。


二宫只想着让车子远离相叶的方向,却没有注意自己所处的位置。身体被卡车刮了一下,带出去几米远,破布一样的躺在地上,望着晴朗无云的天空失神。

 

相叶被人撞到重重的摔了一跤,但飞速的就爬了起来冲过马路跑到二宫身边,看着二宫身上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手足无措。想要按住哪里止血却无从下手,嘴里磕磕绊绊的想说什么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连贯的语句。

 

但二宫知道他要说什么,因为他听到了。

 

【nino不要死!不要死!nino!不要死!不要死!不要死!……】

 

二宫忽然想笑,这个笨蛋不仅胆子小嘴巴笨,脑子也只会把这一句话翻来覆去的轮播。可他终究没办法笑出来了,大量的失血正迅速的带走他的生命。也许应该恐慌的,他却只觉得安然。

 

失去意识前,二宫仿佛看到笨蛋身上发出光来。

 

***

二宫最后没有死,奇迹boy引发奇迹救了他——


二宫后来听人说,就在他失去意识性命垂危的时候,相叶突然觉醒了,凭着刚刚产生的治愈能力,硬是把二宫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他自己却因为刚刚觉醒就过度使用能力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东京塔派了人来,从小镇接走了二宫和相叶。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