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大宫SK】【哨向】55% #10

给这篇之前的几章打了tag,微调了一些措辞,还给大野的上司指了名叫松冈哈哈哈哈~

 

许久未更,我真是写一点卡一点。


少量SJ预警

 

10

 

因为相叶森赛发出指示,哨兵的陪伴有助于向导恢复,大野和二宫顺理成章的翘掉了剩下几天的会议。反正二宫要做的报告已经做完,大野本来就是被拉去充数的,两个人一起窝在东京塔医疗部的病房里,一个整天整天的打游戏,一个整天整天的发呆。

 

松本白天开完会晚上有时会来坐坐,数次目击到“盯着掌机屏幕打得专心的二宫稍微抬抬下巴,正发着呆的大野便已经拿过一旁的水杯凑到他嘴边”的情景,锐利眼神在两个小猫背之间扫了个来回,扫得大野一个激灵失去了睡意。

 

到底身体还是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二宫玩一会儿就会觉得疲倦。大野看到二宫的眼神不再精光闪闪,便会一边黏乎乎的说着”不要玩啦“,一边从二宫手里把游戏机慢慢揪出来。二宫往往小力的抓着游戏机不愿松开,但最后还是妥协下来任由黑面包把自己塞进被子里掖好。

 

夜色渐沉,松本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大野站在医疗部走廊里的自动贩卖机前撇着八字眉,似乎在苦恼着什么。

 

”想喝点什么吗?“

 

“唔,”大野转头看了一眼松本,又转回去盯着贩卖机皱眉,“nino有时半夜醒来会饿,吃了东西又不太容易睡着,我在想如果喝点热牛奶的话会不会比较容易睡着。可是这个机器我看不懂啊,不知道里面这种是不是热的。”

 

松本看着大野的侧脸,感觉心里最后那一分敌意在一点一点化开。

 

“这里面卖的饮品是常温的,哝,这里标着的。”松本给大野指了一下角落里的一条说明。

 

大野像老爷爷一样眯着眼睛看了几秒,终于失望的扁下了嘴角。

 

“1103。”松本突然报了一个数字。

 

“嗯?”大野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1103,爱拔酱休息室的密码,这一层26号房间,里面有微波炉。需要的话,可以去那里加热。”松本说着,转了个身向电梯的方向走,“我会跟他说一声的,你直接去就行了。这几天开会好累,我就先回去了。拜拜咯~”说着背对着大野很随意的挥了挥手,很潇洒的慢慢走远。

 

“拜拜。”大野还在消化松本刚刚说的话,呆呆的挥了挥手,过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来——松本桑今天回去的好早啊,往常都要守到半夜的……

 

到了周日,联合报告会议终于结束,二宫也终于被批准出院,松本下午的时候也来到了病房,帮着整理要带回家的东西。

 

相叶抱着装药的袋子,一样一样的跟大野和松本交代着用法用量。大野皱着脸认真的拿了个小本本记着,松本边听边检查大野有没有记错。

 

二宫最后一次检查回来,便收到了大野一脸骄傲的交给他的“用药指南”,看了一下发现黑面包字写的竟然还挺好看的。

 

敲门声忽然响起,几个人都愣了一下,想不出来这个时候有谁会来。

 

“请问哪位?”二宫应了一声。

 

“中央警备局樱井翔,有事拜访二宫部长。”

 

二宫给大野使了个眼色,大野悄无声息的躲进了卫生间。

 

二宫起身去开了门,把门外之人请了进来。

 

“二宫桑您好,初次见面,我是中央警备局刑事三科的樱井翔。”樱井说完,微笑着朝二宫伸出了右手。

 

二宫看着眼前一身正装、身姿挺拔的年轻人,恍惚觉得是在会见什么政界精英,而不是本该穿着破夹克的刑警。正准备伸手,站在一旁松本却突然出声阻止——

 

“等等。”

 

松本出声之后,却又沉默起来没有下文。二宫早已发现从樱井翔在门外自报家门开始,松本就表现得有些不对劲,碍于有他人在场没法询问。此时他阻止自己和樱井翔握手,应该是有什么理由的。二宫对松本一向全然信任,当即便放下了伸出去的手。

 

气氛蓦地尴尬起来。

 

房间里静了片刻,樱井翔微笑了一下,直接把手转向了脸色发白的松本:“你来和我握手总没关系吧?松本桑,好久不见。那天多谢你救了我。”

 

二宫闻言挑了一下眉——原来另一个被下了双向诱导剂的人是樱井翔。

 

那天松本回来时只是说人救下了,已经交给了他的同伴,而且确定那人并不是下药的人,并没有提及他救的到底是谁。二宫见他没说,以为只是始作俑者随机选中的受害者,就没有细问。没想到竟然是松本的旧识,而且让松本如此不安,应该还是关系不一般的旧识……

 

 

松本微低着头,眼神放在樱井胸前的衣扣上,僵硬的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

 

握过手后,樱井没有抓住松本的异常不放,只是道:“松本桑还是和以前一样,会全力维护伙伴呢。”接着对二宫解释道:“相信二宫桑已经察觉到了我是觉醒者。重新跟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名混合型哨兵,特殊能力是通过身体接触复制他人的能力。这一点松本桑是知道的,大概是怕我会对二宫桑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才阻止我们握手。”

 

二宫心下顿时了然——樱井拥有这么罕见的特殊能力,如果自己和他有了身体接触,便会被他复制到心灵感应和控制能力。也就是说一定时间内,只要他想,在场所有人,甚至是方圆百米之内的人脑海中都不再有秘密。

 

二宫一边安抚着松本的略有些不稳的精神波动,一边对樱井报以微笑:“原来如此。樱井桑请坐吧,请问您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是关于二宫桑和我同时中毒的事件的,”樱井道,“这件事已经在刑事三科立案,并取得了东京塔方面的同意,由我全权负责调查。这次来是想询问二宫桑一些细节的。”

 

“哦?取得了东京塔的同意?”二宫有些玩味的重复了一遍。

 

“是的,这件事不管对于警备局还是东京塔,都是一次非常恶劣的事件。而且发生在联合报告会议期间,说明这次会议有很多重要环节都可能存在问题。东京塔方面已经表示愿意全力配合我的调查,我相信二宫桑很快也会收到通知的。”

 

“我当然愿意配合调查,毕竟我也是受害者之一。樱井桑想问什么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答。”

 

“首先,不如请洗手间的大野先生出来吧,他也是事件的目击者之一不是吗?”

 

二宫终于觉得眼前这个人变得有趣起来——聪明,谨慎,既不表现得过于强势,又不一味假惺惺的示弱。看似诚实坦然,实则心思深沉。双向诱导剂这件事虽然确实性质恶劣,但实际受害人只有两个,而且犯罪目标也显然没有达到,所以绝不至于引起这么大的重视。这个叫樱井翔的男人竟然有本事让中央警备局和东京塔两方面都不得不把它当作一件大事来查,这就不只是个人能力强的问题了,还需要相当深厚的背景才行。而且他毫不避讳自己已经掌握了理应无法掌握的消息这件事。

 

实在是有趣得很。



——————————————————

卡文,求留言T^T

评论(2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