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SK】喜欢你,守护你 02

这个最短,先把这个写完= =土下座,写得很仓促可能有虫

——————————————————————————————

大野用家里备着的急救箱给那个少年简单包扎了小臂和脚腕上的伤,把急救箱收回柜子里再接杯水回来的功夫就看到少年蜷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已经睡着了。

 

虽然是冬天,但公寓是地暖的,睡地上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大野不好意思把人叫醒,纠结了一下拿了条被子过来盖在了少年身上,又往他头下面塞了个枕头。接着就犯起了愁。

 

他睡不惯床,一向睡在沙发上,卧室里的床常年空着。这位不速之客睡在这里,他就不好睡在沙发上了,站了一会儿只好认命的去睡床,结果翻来覆去睡睡醒醒地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大野和编辑有个碰头会,早上出门的时候客厅里的棉被团子还轻轻的起伏着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大野只好留了个字条再次表达了歉意,还说了冰箱里有微波速食,不嫌弃的话请务必吃了再走。

 

只是没想到晚上回来的时候,公寓里灯火通明,客厅的电视乒乒乓乓的放着激烈的游戏画面,少年背对玄关的方向猫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到开门声转过头来。

 

“嗨,大叔。”少年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手里尚且抓着手柄按个不停。

 

大野呆在原地,他不太擅长应对突发事件,这种超出他理解能力的状况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少年打完招呼转回去瞟了一下屏幕,再转过来时看到大野仍一脸呆滞的站在玄关看着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按了暂停站起来面对大野。

 

“昨天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二宫和也,今后请多关照。”

 

大野到最后也没有搞明白他是怎么被这个叫二宫和也的人说服,同意跟他合租的。虽然卧室有两间,但其中一间一直被他当作工作室用,并不能住人。

 

可是二宫一句“反正你一直睡沙发,卧室空着也是空着”就把他堵回去了。

 

可是的可是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一直睡沙发的呢?大野没有问出口。

 

据二宫自己说,他是职业玩家,简单来说就是靠打游戏赚钱生活。大野对于游戏这种东西一向苦手,听二宫说明了他的职业后,莫名地对他产生了一丝丝敬畏之心。

 

大野离开孤儿院之后就一直自己住,本以为家里突然多了个人会觉得很别扭,但二宫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真的和他相似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大野有时候甚至会觉得两个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一直住在一起的。

 

不像初次相遇,倒似久别重逢。

 

时间久了,二宫认识了大野那位经常来催稿的编辑樱井翔,大野也认识了二宫那位经常来打游戏的发小相叶雅纪。相叶雅纪是个动物医生,某天大家聊天中突然发现他竟然认识樱井翔手下的平面模特松本润,原因是松本润找相叶雅纪治过姐姐家的狗。几个人迅速结成了吃货小团体,经常在大野家里涮火锅。

 

“唔……” 正在切菜的大野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神,一不小心就切到了手,鲜血瞬间涌出。站在旁边洗菜的二宫“啧”了一下,迅速伸过来一只手捏住他的手指,在水流下冲了两下,另一只手熟练的从抽屉里翻出创口贴缠在大野的手指上。整套动作流畅连贯,一气呵成。

 

“我说大叔你也小心一点啊,明明运气差到爆表自己还不注意一点。”小尖嗓果然开始毫不留情地吐槽。

 

“抱歉。”大野软乎乎的笑了一下。

 

大野的倒霉体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下雨没带伞、走路平地摔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被自行车刮到和被楼上掉下来的东西砸到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清。因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过来的,加上他自己洒脱的性子,倒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所以那天撞到二宫的时候,手上常年贴着创口贴的大野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着实惊讶了一下。

 

“去去去,你去把切好的这些端过去,然后就在那里等着,不要再靠近这里了。让八嘎过来帮我。”二宫不耐烦地把大野推出了厨房。

 

过一会儿相叶钻了进来,看到二宫脸色不好,贼兮兮的瞥了一眼客厅的方向,压低声音问:“刚刚看到欧酱手上又受伤了?”

 

“嗯。”二宫把洗干净的刀和菜板递给相叶,示意他继续切没被切完的菜。

 

“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嘛,这已经是你能做到的极限了,再多的就不是你能左右的了。如果不把大麻烦分成小麻烦,他恐怕根本没法好好过完每一世吧。”

 

见二宫还是沉着脸,相叶继续道:“你看他现在可以做自己喜欢做事的事情,可以安稳的度过每一天,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已经很好了吗……?

 

二宫沉默了一下,在水流声的掩护下低声道:“他最近好像一直在做那个梦,经常想得出神。”

 

“哎?哪个梦?你给他戴定情信物那个吗?”

 

“八嘎!定情信物个头!跟你说了多少次那是法器!法器!”二宫狠狠抽了一下发小的后脑勺,心想这家伙又跟着松本润看少女漫画!

 

“他之前都是到了六七十岁才会开始做那个梦,这次竟然二十多岁就梦到你了?”相叶揉着后脑勺皱起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他应该还没有看清我的脸,要不然对我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态度了。”二宫把最后一把青菜择好,甩了甩上面的水放进盘子里,“我的极限应该也快到了,这次会怎么样我也没有把握,剩下的只能看老天爷心情了。”

 

相叶一把圈主二宫的脖子,胡乱的揉了一把他头顶的毛,“安心啦!还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松手要勒死了!”二宫没好气的推开相叶,和八嘎说话果然永远正经不起来。

 

客厅里的三个人看着电视等最后一批蔬菜上桌好开饭。樱井看着二宫和相叶在厨房里边说悄悄话边打闹的身影,咬着筷子问大野:“尼桑,你说nino和爱拔酱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总看到他俩在说悄悄话的样子。”

 

“唔……不知道。”大野对这种事情并不敏感,反倒是一直看着电视的松本接了话。

 

“我也有这种感觉的。”松本回过头扫了一眼厨房,“这两个人一定不简单的。一个可以住进大野桑家里,一个可以跟动物说话,怎么看都不是正常人。”

 

“跟、跟动物说话?你是说爱拔酱吗?”樱井睁大了本来就很大的眼睛。

 

“嗯。就送我姐姐家的狗去看病那次,我看到他在跟诊所里的动物说话,那些动物还好像能听懂的样子。我想让他跟我姐姐家的狗说一下,让它不要那么怕我来着,所以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后来就熟了。”

 

你看到有人跟动物说话不觉得那人精神有问题还想跟他交朋友也不算什么正常人好吗……樱井心里嘀咕着没敢说出声。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