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大宫SK】【哨向】55% #09

sj预警,注意避雷

突然打鸡血


————————————————————————————


在静室里感觉不出的变化,在走出静室的一瞬间便浮现出来。

 

两个人对视着,精神领域自然而然的连通起来,所有的感官和情绪都变得透明。经过结合的哨兵和向导的精神无时无刻不处于连接状态,不再需要二宫费力去维持。

 

哨兵的敏锐更倾向于感官方向,正如大野此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二宫的腰部因为站了太久而微微酸痛;而向导的敏锐则更倾向于情绪方向,正如二宫此时感受到的大野夹杂着欢喜和忧虑的心情。

 

【以后还请大野桑多多关照咯。】二宫微笑着在精神领域跟大野重新打了招呼。

 

【我会努力保护二宫桑的……】大野有些局促不安地回应着。

 

一直焦虑的等在门外的松本看到两个人一出来就开始含情脉脉的疯狂对视,一时间头上黑线与问号齐飞。不过好在二宫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他悬着的心才得以稍稍放下。

 

之后两个人的任务果然变得更多,但是在大野和松本的双重努力下,一直没有再出什么差错。

 

转眼到了年底,又是东京区各职能机关举行联合报告会议的时间。为期一周的会期内,有大大小小几十场会议在东京区会展中心进行。

 

二宫作为东京塔情报部的部长,自然是要作为东京塔代表之一参加会议的;大野隶属军部,到底挂着个队长的职称,虽然不用他上台作报告,人还是要到场的。两个人工作的性质相差很多,所以并没有什么碰面的机会。知道二人关系的人屈指可数,明面上即使碰到了也会装作不认识。

 

松本只有在这时候才能看出来是东京塔警备部的部长,也忙着出席各种安保方面的会议。

 

扇形的阶梯式会议大厅的讲台上摆着一排长桌,二宫坐在最靠边的位置上。他准备的东西刚刚已经报告完了,此时听着无聊的工作总结有些犯困。大厅里满满登登的坐了几百号人,也不知道有几个真的在听。从精神连结的感觉上看,大野此时应该在地下二层的会议室里,二宫想象着大野昏昏欲睡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

 

也许是室内空调的温度太高了,二宫感觉身体慢慢的有些燥热,当他第三次拿起水杯的时候,突然心里一沉,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不止感觉很热,而且从四肢渐渐漫上一种无力感,胸腔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似乎在渴求着什么。

 

二宫立即意识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什么——他应该是被人下了催发结合热的诱导剂,而且是双向的那种,因为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就在这个会议大厅的范围内,另一个不知名的心跳仿佛正在盛情的邀请着自己……

 

二宫尽量不动声色的跟旁边的同事道了声失礼,推开椅子从侧门离开了会议大厅——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远离另一个被下药的人,不管那个人是故意的,还是同是被害者。

 

门在身后合上的瞬间,二宫便支持不住的靠在了走廊的墙上——体温在飞速的升高,灼热的感觉几乎让他以为自己已经燃烧起来。好在这个时间点所有人都在开会,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J……】

 

松本正在另外一个会议室参加警备部的会议,精神领域听到二宫虚弱的声音直接从椅子上“嘭”的站了起来,在满室惊讶的目光中冲了出去。

 

【出了什么事?你在哪里?】

 

【会议厅……走廊……】二宫努力维持着意识的清醒,扶着墙勉强走了几步,终于还是软倒下去,却意外的没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由于精神领域二十四小时处于连通状态,大野在二宫感觉不对的同时也察觉了二宫的异常,于是立即从自己所在的会议室里跑出来,顺着精神共感的方向在走廊里找到了二宫。

 

“二宫桑?二宫桑?你还好吗?能听到我说话吗?……nino?”大野轻轻摇晃着怀里的二宫。

 

“快走……”来自自己哨兵的身体接触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二宫体内的灼热感,给他带来了稍许清明,“离开……这里……”

 

大野马上俯身将二宫横抱起来,沿着走廊快步远离会议大厅,走了几步后迎面遇见了瞬移过来的松本。

 

松本看到大野怀里的二宫,立即明白了眼前的状况。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大野简短道。

 

“嗯。地下四层的休息室?” 

 

“嗯。”

 

大野和松本由于职业的原因都习惯到一个地方先摸清环境布局,此时很快便达成了共识。

 

松本双手搭上两人的肩膀,空间刹那间切换到一个无人的小房间。地下四层主要都是机房和控制室,还有少数的仓库和休息室,因为楼层数不吉利又很偏僻,常年处于空闲状态,周围的房间甚至整个楼层都空无一人。

 

休息室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大野把二宫轻轻平放在桌子上,但仍然揽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润……”二宫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挣扎着开口道,“去找……相叶……带……抑制剂……过来……”

 

“好!我马上去!”松本没有废话,只是看了一眼大野留下一句“拜托了”便消失在空气里。

 

由于没有顺应生理要求和那位不知名的人消耗掉这股结合热,二宫体内的灼烧感已然转化为剧烈的疼痛,胸口的衣襟被攥得皱成一团,下唇也咬得一塌糊涂。


二宫死死抓着大野的一只手,仿佛在滔天的巨浪中抓着挂在礁石上的纤细绳索。


大野已经多年没有如此慌乱过,他只熟悉作战中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对于眼前这种情况毫无经验。看着二宫痛苦的挣扎辗转,只能一遍一遍的抚着他的肩膀,徒劳的叫着他的名字。 


二宫的呼吸渐渐变得吃力起来,挣扎也一点点减弱。大野看着他惨白中透着异样潮红的脸色,咬了咬牙吻上了二宫血迹斑斑的嘴唇。


结合后的哨兵向导互为良药。二宫感到一道沁人心脾的凉意滑过身体,灼痛的感觉也跟着缓和了稍许,有些失神的看着大野近在咫尺的脸庞,脑海里一瞬间划过一个声音——

 

就这样和他结合了也未必不好……

 

随即又嘲笑自己真是被烧得糊涂了,双向诱导剂同时作用于两个人,只有被下药的那两个人进行生理结合才能解除被诱发的结合热。即使现在大野愿意和自己结合,也并不能救他的命。

 

空气中一声轻响,松本终于带了相叶回来。大野立即离开了二宫的嘴唇。

 

相叶还没站稳便伸手探了一下二宫的脉搏和呼吸,旋即打开药箱拿出一支装有药剂注射器,拆开包装推出残余的空气,直接从颈动脉注射了进去。

 

强效抑制剂的作用很快发挥出来,相叶又拿了一支止痛剂给他打了进去,二宫体内的灼痛感终于一点一点褪去,呼吸也慢慢平稳下来。

 

二宫刚恢复了些精神便唤了一声松本的名字,松本赶紧俯身靠近,“怎么了?”

 

“诱导剂是双向的,应该还有一个人在中央会议厅里,和我一样被下了药,”二宫虚弱道,“你拿着抑制剂,快去找他,晚了就……”

 

松本明白了二宫的意思,从相叶手里接过抑制剂便消失在房间里。

 

回到中央会议厅所在的楼层,松本一边在走廊里快步行走,一边将顶级哨兵灵敏的感官开到最大,终于感应到了走廊尽头楼梯间里一处急促失衡的心跳。

 

打开楼梯间的门,一个穿着西装的人靠墙倒在缓步台转角,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识。松本关好门快速上前将人扶起来,在看清那人面容的瞬间心脏陡然一窒——即使十年不见,松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其实眉眼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昔日冲天叫嚣的一头黄毛变成了简洁整齐的黑色短发而已。

 

松本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和樱井翔重逢,时间却容不得他在这里回忆过去。迅速打开密封包装拿出注射器,松本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按在樱井的颈侧确认动脉的位置,感觉炽热的温度几乎灼伤他的指尖。

 

深吸一口气,将针头刺进血管,推入药剂,再将针头拔出来,一系列动作完成的平稳而标准,松本几乎想夸奖一下自己的沉稳冷静。

 

樱井翔还没有恢复意识,松本蹲在他身边替他按着针孔,等待血止住,思绪还是不自觉的飘了出去——

 

没想到曾经带着脐钉脾气暴躁的樱井翔,竟然也可以像这样套在一本正经的西装里。他也在系统里工作吗?不然怎么会在这里开会?不过以他的家庭背景,不在系统里工作才比较奇怪。好在他是个优秀的哨兵,体质远远好于身为向导的nino,所以即使比nino晚了这么久才注射抑制剂也还来得及。

 

如果再晚一点……

 

松本不敢再想下去,抬起棉签看了一下,血已经止住了。樱井原本皱紧的眉头也慢慢舒展下来。

 

松本正想得出神,樱井突然动了一下,似乎要醒转过来。松本突然变得像做了什么错事的孩子,慌乱的一把抓起注射器和包装袋,逃也似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片刻之后,靠坐在墙角的樱井浅浅的呻吟了一下睁开了眼睛。周围半个人都没有,可是诱导剂的作用却已经解除了。他自觉对诱导剂并没有免疫能力,要不然也不会撑到楼梯间拨出管家的电话就晕过去了。

 

正疑惑间,管家带着医生打开楼梯间的门冲了进来,看到坐在地上的宝贝少爷差点没哭出来。

 

樱井一边安慰着照顾了自己多年的管家,一边抬手摸了摸颈侧的皮肤——颈动脉上手指的触感隐约还在,以哨兵的感官完全可以觉察得到那个位置刚刚被扎了一针。

 

到底是谁救了他,却又不肯让他知道身份呢?


————————————————————————

咻酱终于上线~~~啦啦啦~~~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