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大宫SK】【哨向】55% #06-07

6

 

几天后二宫的假期已经接近尾声,午后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亚麻色遮光帘洒进室内。大野靠在沙发上睡的香甜,二宫则一如既往的盘腿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打着游戏。

 

两个人的手机忽然同时短促的响了一下。大野吓了一跳惊醒过来,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开始在兜里摸手机。二宫扫了一眼是一条文字信息,就没有理会,不料紧接着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润大爷的名字自然是要接的,二宫飞快的伸手点了接听又飞快的重新抓住手柄。

 

“喂?Nino?”

 

“唔,J,怎么了?”

 

“你刚刚看到塔里发的消息了吗?紧急任务,要我们立即到现场,我现在去你家接你。”

 

“哎?什么?喂?”

 

二宫还没来得及回答,松本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二宫按了暂停,疑惑的拿起手机查看消息。大野也终于摸到了手机看到了和二宫一模一样的通知——

 

有关部门收到恐吓信息称中部步行街区域内布置有爆炸装置,据分析恐吓人极可能隐藏在现场,为避免打草惊蛇,现派遣大野智、二宫和也、松本润三人立即便装潜入步行街搜寻并解除该爆炸装置。——东京区军部、东京塔

 

消息没读完,松本润便随着一声轻响凭空出现在客厅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

 

松本瞪着眼睛指着大野,嗓音都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度。大野仍是一脸没睡醒的表情,迷茫的看着松本。

 

“他怎么在这!?”松本再度提高一个声调又转向二宫。

 

“嘛、嘛,大野桑来监督我吃饭的,”松本对大野根深蒂固的敌意让二宫无甚是无奈,“这个等下再说,我们还是先去步行街?”

 

松本一只手拉着二宫,另一只手不情不愿的扯住大野,三个人簌地消失在客厅里。

  

找到并解除爆炸装置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恐吓人也被二宫通过精神搜索定位出来交给了刑警方面的人。但为了保险,上头让他们三个再在周围巡视一段时间,因为是周末,步行街上人头攒动,走在前面的大野突然停下脚步。

 

二宫险些撞到大野的后背,刚想问怎么了,精神领域忽然听到大野极轻的一声——

 

【町田……?】

 

那声音轻得宛如梦呓一般,小心翼翼的仿佛怕碰碎什么。二宫还没反应过来,胸腔便突然传来一阵翻江倒海的躁动。

 

“——唔!”

 

二宫难受的弓起身体,一手紧紧抵在胸口。松本吓了一跳慌忙扶住他问怎么回事。

 

二宫咬牙忍住狂跳的心脏带来的不适——大野的精神领域不知为何陡然陷入剧烈的动荡,和他处于精神连接状态的自己自然会受到影响。巨大的心痛、绝望、难以置信,夹杂着种种情绪海啸一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二宫的精神,可是大野近在咫尺的背影却仿佛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二宫用尽全力试图稳定住大野处于崩溃边缘的精神,就在他勉力伸手去碰触大野垂在身侧的手臂,试图通过身体接触加强精神连接的瞬间,大野突然冲进了人群。

 

两个人本来就只是临时搭挡,再加上适配率只有55%,大野的精神波动还在持续加剧,二宫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可能无法维持住两个人之间的精神连接,更加无法稳定这位哨兵的精神,这意味着大野很可能会陷入疯狂——在周末晚上的中央步行街上……

 

“J你快去跟住他!”二宫有气无力的推了推身边的松本,毫无意外的得到了拒绝。

 

“我打电话通知塔里。”松本看出了二宫的异常是大野导致的,一只手扶住二宫,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拨电话。

 

“快去!”二宫使出全身的力气推了一下松本,竟然把松本推得后退了半步,“他可能要暴走了!”

 

二宫没有说完,松本却已经理解了他的意思——以大野的能力,一旦暴走,整条街上数千条人命都危在旦夕。松本皱眉看了二宫两秒,转身向大野追去。

 

精神活动的损耗远大于生理活动,二宫支持不住地跪坐下来,在汹涌的人潮里按着狂躁的胸腔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浸湿了前额的刘海。


周围时不时投来或惊讶或关心的目光,可是没有人意识到所有人都正处于一触即发的风暴中心。

 

………………………………………………………………………………………………………

 

天哪这一段实在是卡的写不出来,只好先写梗概出来……然后跳过这一段写下一段?(求别打……)

这段就是想讲:小大在人群中看到了长得很像町田的人(然而町田很早之前就在任务中死了,这个下章具体说),然后就暴走了,差点拆了整条街,小润打不过小大,只好用瞬移能力把处于危险的人都转移到了周边,nino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小大的精神摁住了,然后开了挂把整条街的人的记忆都改了……over~~~


7

 

二宫睁开眼睛,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紧接着便感到脑海中尖锐的头痛和剧烈的耳鸣。

 

“啧……”二宫皱起眉头,抬手想要扶额,却带得手上的管子和架子上的输液瓶一阵晃动。

 

“别动!”一只修长的手附上他的额头,微凉的指尖轻轻按压着他的太阳穴,舒缓了他的头痛,只是这只手的主人表情却远不及动作柔和。

 

“J……”二宫立即堆起营业式笑容。

 

“相叶酱说你过度使用能力,醒来估计会头痛。”松本板着脸,“过了今天应该就会好了。”

 

“哦哦,嘿嘿。”二宫努力表现出乖巧的样子。

 

其实很想问一下大野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受到什么处罚。那天晚上拆了那么多房子大野也算是“过度使用能力”了,不知道身体有没有恢复。可是看松本的脸色,只能把这些问题先咽回去。

 

房间里一阵尴尬的沉默,还好相叶及时出现。

 

“nino你醒啦!”相叶看到二宫醒着先是惊喜的扑到床边,接着扁了扁嘴眼眶就红了。“nino你也太乱来了,我都要吓死了。”

 

那天晚上相叶和塔里的人赶到现场的时候,整条步行街如同被龙卷风洗劫了一般。二宫脸色惨白的躺在松本怀里,松本也是一身的伤。大野则倒在不远之外的地方,只是失去了意识。现场的普通人一部分集中在屋顶,一部分集中在地下停车场,奇迹般的全部毫发无损,众口一词的说是被工作人员引导着进行突击避难演习才跑到楼顶和地下室的——没有一个人记得随着大野的手势从地面拔起的一杆杆路灯在空中扭成狰狞的钢铁巨蟒,也没有人记得钢架搭建的舞台被废纸一般绞成一团轰然坠地。

 

二宫看到相叶脸色也很苍白,知道他为了救自己多半又动用了治愈能力,心里一阵歉疚。

 

“笨蛋,都多大了还哭鼻子,我这不是没事嘛。”

 

没有受外伤,三天之后,二宫已经基本恢复,只是被松本和相叶按在病房里禁止外出。下午,泷泽敲响了房门。

 

“感觉怎么样了?”请松本去帮忙买饮料后,泷泽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病床前。

 

“当然很好啊,被松本大爷和相叶森赛看着,怎么会恢复的不好?”二宫一如既往的吐着槽。

 

“那我就放心了。“泷泽对这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的相处模式早已熟悉,继续道:”我来是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想跟你说下大野桑的事情。”

 

“大野桑的事?”

 

“嗯,虽然你们已经搭档了一年了,但是其实互相了解并不深吧。这次的事情,其实我也有责任,”泷泽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如果早些跟你说一下大野桑之前的事情,也许你就会对那天的情况有所准备了……”

 

“大野桑比你早两年进入东京塔,由于拥有特殊能力而且天赋很高,很快就从所有孩子中脱颖而出,16岁就被军部挑走了。跟他一起被军部选中的还有他的向导,町田慎吾。”

 

二宫心里一动,想起了大野失控前在精神层面轻声道出的那个名字——原来是他的向导……

 

“町田桑也是高级纯导,天分极高,两个人从入塔就一直在一起。从当时的档案来看,町田桑和大野桑的适配率已经接近100%。但由于两个人都没有成年,所以并没有进行生理结合。没想到正是这样的情况救了大野桑一命,町田桑在后来的一次任务中意外牺牲了,如果当时已经生理结合,从适配率来看,大野桑是没有可能单独活下来的。”泷泽看了看二宫的表情,叹了一口气,“那件事对大野桑的打击非常大,虽然活了下来,性格却变了很多……之后大野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向导,只能不断地换临时搭挡,直到遇到nino你……”

 

二宫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什么表情,眼睛看着被子上的一点,似乎有些出神。

 

“说实话我不知道当初让你去跟大野桑搭档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但是到了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把你拉出来了。”泷泽的眼里涌起深沉的痛色,“我来这里的第二件事,就是要通知你,元老会要见你。”

 

二宫收回目光和泷泽对视着,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天步行街的事情惊动了元老会,除了大野桑的能力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更加在意你竟然可以同时篡改数千人的记忆这件事情。你和大野桑的能力都太过特殊,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元老会那边多半会希望你们继续搭档下去。但是你们的适配率始终是个问题,这次找你去,恐怕是想让你们……”泷泽忽然停住。

 

“……结合?”二宫替他说了下去,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生理结合可以大幅度提高适配率,精神连接也会更稳定。两个拥有罕见能力的人,不充分发挥作用实在是太可惜了。”

 

“nino……”泷泽看着二宫琉璃一般的瞳色,感到一阵心疼,“我明白你的心情……你的能力,不应该用来在战争中伤害别人。你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更不应该变成某个哨兵的加成、甚至是武器。老会长也明白,才一直隐瞒你的存在,把你留在塔里,而不是送去军部。如果军队来要人时我没有……”

 

“takki,”二宫忽然打断了泷泽的话,“你没有做错,在那个位置上,你有你的责任。而且,我们早已身在战争中了……即使是在塔里工作,我们也不过是在保护同胞不受伤害,这其中有没有伤害到其他人,谁又说得清呢?”

 

泷泽看着二宫的眼睛,明白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本质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透彻,但却没因为这份透彻厌恶世界,而是选择去守护她。


泷泽叹了一口气:“提前告诉你这些,是希望在你去元老会之前能有足够的考虑时间。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即使不能代表东京塔,我以个人的身份也会无条件的支持你,我相信相叶酱和润酱也是一样。所以这一次,一定要从自己的角度考虑。”

 

二宫看着泷泽,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身不由己,但他有相叶、润、takki这样的朋友,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至于与大野智的相遇,他也相信是幸运更多一些。



po的叨逼叨:

非常抱歉这么久才更,因为实在写不出来步行街那一段,然而后面的情节已经成形,就只好先……万分抱歉!


接下来没有车哦没有车,po不会写车,完全不会!


最后还是请多多留言哦~么么哒~


(大町的事情我了解的不是很多,希望把町田写死了不要让任何人感到不适,如果有,这里真诚的说声对不起!)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