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biu

【大宫SK】【哨向】55% #03

3

 

一年后

 

深夜的东京边界,全黑的保姆车停在一处不起眼的墙角下,与墙下的阴影融为一体。这里几年之前还是繁华的工业区,由于距离边界太近,经常受到战火的波及,终于还是变成了一片废墟。

 

二宫坐在中排的座位上一脸认真的打着游戏。松本在后排玩着手机,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包里掏出一个保温盒递给前排的二宫。

 

“你的晚饭,宿舍楼下那家的乌冬。”

 

“哦,知道了。”二宫眼睛都没抬一下。

 

“喂,先吃东西啦。不要等一会儿又说凉了不好吃干脆不吃了。”松本对于二宫逃避吃饭的套路已经不能更熟悉了。

 

“好啦,我打完这局就吃。”二宫抓着游戏机岿然不动。

 

松本仰天叹了口气把保温盒放在了二宫旁边的座位上,然后靠回去接着刷手机。

 

车里静静的只有游戏的背景音,松本突然道:“来了。”接着又皱眉,“不止他一个人,还带了两个人……哦,那两个人在一个街口外停下了,只有他自己过来了。”

 

二宫终于放下游戏机,拉开车门,大野果然站在门外。

 

“大野桑,晚上好。”

 

“晚上好,二宫桑、松本桑。”大野说完上了车坐在二宫对面。

 

松本哼了一下算是回应,完全没有正眼看大野。

 

大野对于松本对自己的态度已经习惯了——这一年二宫总是深夜出来跟他搭档,白天还要正常工作,说辛苦是一定的,连他都可以感觉出来二宫每次任务完成后的疲惫。

 

“这次的任务是清除大阪在边界区埋下的秘密据点,据估计据点内驻有30名左右的觉醒者……”大野和往常一样开始向二宫报告行动的详细内容。

 

“了解了,”二宫认真听过后点了点头,“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检查过这片区域的精神活动了,如你所说,那片区域有一定数量的精神活动,从波动形态来看应该都是觉醒者,看来对方对这个据点很看重。”

 

“嗯,从我们截获的情报来看也是这样的,”大野也点了点头,“你还没吃饭吗?”

 

“唉?”二宫愣了一下,这话题未免转得太快了吧,“哦,太多了感觉吃不下,想等一下再吃。”

 

距离行动开始只剩半小时左右,等下再吃基本等于不吃。大野默了一下,突然伸手拿过保温盒,打开就吃了起来。

 

二宫和松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人,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大野已经满满的吃了好几口,嘴里塞得鼓鼓的把手里的保温盒朝二宫一递。

 

二宫看着直直的伸在他面前的手臂,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反应——难道这个人是因为我说太多了所以不想吃,就直接吃掉一半再让我吃???

 

看着大野认真的眼神,二宫呆了几秒之后还是接过了保温盒,万般无奈的把乌冬吃掉了。

 

大野看着二宫吃完才离开,松本透过车窗看着大野离开的背影,感觉对他的好感度忽然提高了几分,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句——能让nino乖乖吃饭,厉害啊……

 

行动在半个小时之后准时开始,整个过程完全按照计划进行,十分顺利。

 

大野和二宫搭档之后,每次出团队任务时二宫除了和大野建立单独的精神连接外,另外还会搭设一个公共的精神通讯平台,联系整个队伍的所有哨兵和向导,这使整个队伍的配合效率大幅度提高。二宫所建立的精神通讯平台稳定且安全,大野的大部分队友虽然并不知道他们队长的新向导的真实身份,但是对这位向导的能力却是极为服气的。

 

队长这个向导绝缘体竟然和一个人固定搭档了一年以上,这一定是老天爷听到了他们这帮队员没日没夜的虔诚祈祷啊!!!

 

所有人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战斗,一颗小型火箭从对面的掩体里飞出来,越过大野这边所有人的头顶飞了过去。

 

【我去,这也太偏了吧!新手啊!】

 

通讯平台里有人忍不住调侃,引起了一阵哄笑。

 

大野在那颗小型火箭射出的时候就发现方向偏了太多,也就没有去管它,听到手下的调笑,却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这一晚实在太过顺利……一个全部由觉醒者驻扎的据点,怎么会对他们的突袭毫无还手之力?又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大野回头看了一眼火箭在夜空中留下的痕迹,一瞬间整个人如被一桶冰水从头浇下——那个方向是……!

 

【和也!!!快离开!!!】

 

【唉?你说什……】

 

脑海中二宫的声音戛然而止,身后的远处腾起一片闪光,几秒钟后爆炸声才传了过来。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大野像疯了一般朝火箭飞去的方向狂奔。

 

有人想在公共精神平台问出了什么事,却发不知何时所有人竟然已经断开了连结!一时间己方队伍产生了一阵不安的骚动,敌方的反击却突然强烈起来!大野不在,队伍里瞬间就有人挂了彩。

 

年纪最小的知念被敌方猛烈的火力压在掩体后面无法抬头,队友不断地受伤让他更为焦躁,低声骂了一句“可恶!”一咬牙端着枪从掩体后站了起来,大吼着扫射一通后,立即就被对面的子弹擦伤了肩膀和手臂,摔回掩体后面。


所有人心里都同时浮现出一个想法——中计了。


大家大概都反应过来那发角度怪异的小型导弹是冲着他们队长那位不知名的向导去的。大野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长期合作的向导,如果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连但队里的人都无从得知的那位向导的位置,敌方是怎么知道的呢?这样一想,不由让人背后发凉。好在大野队里大部分都是身经百战的专业军人,在极为不利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反击。


知念喘了几口气,再次从掩体后露出头来,不料下一秒就看到一颗子弹迎面飞射而来!


对哨兵来说,子弹的速度是可以感知的,知念眼看着子弹迫近,只来得及稍微偏头,但心里知道自己来不及躲过去了。反射性的闭上眼睛,顿了一下却没有感到任何疼痛。

 

睁开眼睛,发现子弹停在距自己眉心不到一寸的空中,知念猛一转头,便看到了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大野。

 

“队长!”“队长!”“头!”周围响起一片激动的呼唤声。没有队长坐镇的两三分钟仿佛数年一般漫长。

 

“找好掩护!”大野立在一处突起的断壁上,沉声低吼。

 

大野的回归令刚刚有些涣散的军心瞬间又凝聚起来,更让所有人振奋的是精神领域里响起的二宫的声音——

 

【我没事,抱歉让各位担心了,请大家继续战斗!】

 

【喔喔喔喔喔喔!】精神平台里一片欢呼。

 

两公里开外,黑色的保姆车倒着翻在一片瓦砾中,车上伤痕累累,玻璃碎裂一地,主体框架的形状都已经有些扭曲变形。

 

几分钟前,几乎就在二宫收到大野的警告的同时,松本突然暴起从后座扑到前排将二宫整个人抱住,接着就是一声巨响以及随之而来的天旋地转。

 

小型导弹在车底附近落地炸开,车子整个在空中飞出去十几米,重重摔在地上又翻滚了几圈才滑行了一段停住。二宫躺在已经变成车底的车顶,等到脑中的轰鸣渐渐散去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恢复意识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着额角恢复与大野的精神连接。

 

【大野桑?】

 

大野于狂奔中猛地停住,几乎以为脑海中响起的声音是自己的幻觉,直到二宫又唤了一遍。

 

【大野桑?能听到吗?】

 

【能的!能听到!】大野慌忙回应,【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现在过去!】

 

【不用不用!我很好,没有受伤,J提前护住了我,军部提供的车子也足够结实,我完全没事,放心。不用过来,任务为重!】

 

彼时车里一片漆黑,松本正紧张的在二宫身上摸索,检查他有没有受伤。导弹速度太快又太过突然,松本察觉到危险时只来得及护住二宫的头部和颈部,不知道他其他的部位有没有在后来的翻滚中受伤。二宫跟大野说着自己没有受伤,却在松本碰到他左肩时“嘶”的吸了一口气。

 

“你受伤了!?”松本急切起来,“我带你去找相叶!”说着就要带着二宫瞬间转移。

 

“现在不能走!”二宫连忙按住松本,“没事没事大概只是撞到了,你没摸到血不是吗?别急别急,你先不要动我。”

 

二宫一边安抚着炸毛的松本,一边在精神领域再三跟大野保证自己没事让他赶紧回去,好不容易把大野劝回去,便开始恢复公共精神平台。

 

松本一向了解二宫的性子,知道他十分痛说出来的只有一分,当即无视二宫的反对把他从车底抱了起来。

 

“润!别闹了!”二宫难得的带上了一丝怒气,“前方还有那么多正在拼着性命战斗的人!我们说走就走,你把他们当什么了!”

 

松本挣扎了半晌,终于还是气哼哼的把二宫轻手轻脚的放了下来。

 

二宫和大野的同时回归使局势瞬间逆转。

 

二宫平稳的声音在公共平台不间断的响着,同时和其他向导一起一边稳固哨兵们的精神,一边抵御对方的精神攻击。所有人默契配合,大野一边负责全局的防御,一边向队员们分配任务,没有意识到自己手上的攻击比平时重了很多。

 

敌人的战斗力虽然不弱,但大野的队伍久经沙场,实力还是高出许多。再加上大野基本上可以说是泄愤一般的暴力攻击,战斗半小时之后就彻底结束了。把收尾工作交给手下队员,大野第一时间冲向二宫车子的方向。

 

冲到出事的地点,大野看到满地的狼藉和翻倒在地的变形的保姆车还是心里一紧,不敢去想像爆炸发生时的状况,稍一挥手,金属的车门便被轻易的掀开飞到一边,车子里空无一人。

 

大野是知道松本有瞬间转移能力的,之前出任务时也是战斗一结束、松本就会带二宫离开,尽管知道跑过来也见不到面,他还是过来了,然后在夜风中看着空空如也的车子发了很久呆。


评论(12)

热度(80)